Tag Archives: 生活记录

新的开始

      回到法国整整一周了, 心情也渐渐恢复了常态. 办理在实验室的注册, 签工作合同, 领取工作许可…事情虽然繁琐, 但也还算在有序地进行之中. 卖身契一签就是三年, 这还只是个开始.       回顾刚刚在欧洲渡过的一年, 多少有些朦胧而懵懂的感觉. 暑假二十多天暴走欧洲, 跌跌撞撞, 走马观花, 带着激情, 也写满了浮躁, 算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现今, 又站在了新的起点, 少了一点激昂, 多了一份平常心. 其实, 每个人都只能是走自己的路, 想学别人, 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也累得很. 还是先把自己的路走好吧.       既然是开始, 当然还是要有点目标的. 今后的三年, 将围绕以下两个基本点展开.       首先, 完成项目的研究任务, 按时,顺利拿到博士学位. 这点自不用说, 是我在这里的目的所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efaultCategory | Tagged | 10 Comments

当“先生”?

    从广州回家以后,继续堕落的生活......     呵呵,估计老爸是对我每天在家里睡觉超过12个小时的日子实在看不下去了,给我找了点事情做:给他们学院的本科同学们做一次相关的讲座.(看到这里,肯定有人会开始叫:靠,这鸟人又去误人子弟了).呵呵,我就知道有鸟人会这么说.所以关于演讲的主题,我还真是好好想了一下.要是讲什么“人生”、“励志”之类,那讲不好,真是“误人子弟”了。而且这年头,人各有志,自己去励自己的就行了。用不着每个人都要为了什么“实现共产主义伟大理想而努力奋斗”。于是打算结合自己在欧洲的一些体验,谈一谈各国的文化及其差异,演讲的名字叫做“体验欧洲”。         预定是晚上七点四十开始,我提前十分钟,七点半来到了现场。原本以为是一次小小的简单交流,但那场面确实是吓了我一跳……不仅仅可容纳一百多人的教室全部坐满,连走道,门口,外面的走廊都是站满了人,我自己都挤了半天才进去……汗      进门看到黑板上写着“欢迎易甲子先生来我校讲学”……继续汗……要平时和那帮鸟人们打交道,不被叫出各种花名,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虽然平时在学校做这种Presentation做过无数,但这种场面还真是让人吃惊……顿时紧张了起来。为了减少同学们的等待时间,我提前几分钟开始了这次交流活动。前二十分钟的演讲,由于情绪依然是比较紧张,讲得我是口干舌燥,又忘记喝水,经常是想说一个字时,发几次都发不出音来……痛苦。直到后面,渐渐进入状态,感觉才好了一点。本来的演讲,大部分应该是用英文的。但在开始的时候,经常是发现我讲了以后底下没有人反应,于是后面中文用得越来越多,以至于大部分都是中文了。我事后看了一下自己的录像,发现自己讲英语时的语速比我讲汉语还快,而且保持了和导师聊天一样的状态,大部分发音不会很清楚,怪不得底下没有反应……又汗。        整个演讲进行了两个小时,还算很顺利,同学们的热情也很高。特别是那些站在后面以及旁边听的同学。我在上面讲两个小时,虽然是站着,但还可以没事运动运动。而他们真的是整整挤着站了两个小时,让人感动。在这里只能表示我深深的歉意,相关的准备做得不是很充分。        虽然在演讲中我尽量避免谈到自己的政治观点,不过在最后的提问环节,还有是同学对我的一些观点提出了质疑。也很正常,我从来就没有说过我的思想一定是正确的,但在没有能提出令我信服的观点之前,我仍然会坚持我自己的观点。           在家的日子越来越少,马上又要去到遥远的法国~~~这一次的心情,比起一年前,应该是有不同了……是什么样的呢?我自己也不知道。   To听了讲座的同学:        如果你们在听了我吹了两个小时的水后,还能来这里看看,那真是太给面子了。需要PPT的,请发邮件到我的邮箱。我将在三天内回复。如果三天内没有收到,可能是由于我看漏了或者被当成了垃圾邮件,请重新再发一次。注意要写上邮件的主题,正文也随便写几个字,不然很容易被当成垃圾邮件。        由于时间的关系,对于同学们提出的问题,我仅仅回答了一部分,十分抱歉。剩下的我在有时间的时候将写出来,发在Blog上。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Posted in DefaultCategory | Tagged | 19 Comments

      已经一个月没有来更新过自己的Blog了. 刚刚过去的两个多星期, 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的话, 大概就是”变”了.       继主席, 阿婆, 小红帽后, 扬少, 大卫和姐夫也纷纷登上了回国的航班. 有人马上还会回来, 有人则是暂时告别了这片土地. 临离别, 谈到以后的日子, 没有办法预测. 就算再过一年, 各自会在什么地方, 也没有人知道. 只能是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了.       两个月的实验室实习结束. 就在我开始考虑如何渡过在法国的最后时光时, 被突如其来的一份博士Offer砸中. 经过反复考虑后, 决定接受这份薪水相当于民工的合同. 虽然知道, 这对我也许不是最好的选择, 但至少是最轻松的选择了. “人总是不可避免地走向庸俗”, 大概说的就是这样了. Offer来得如此突然, 以至于在接受以后, 发现回国的单程机票都已经订好, 而过冬的衣服, 也在搬家的时候嫌过于占地方而扔了(本来就是旧衣服,没有打算带回去的). 人生就是这样,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但却不能没有计划. 无奈.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心情 | Tagged | 1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