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加拿大

[游记]尼亚加拉大瀑布

       继续加拿大之行的最后一篇记录….事实上这一篇真的已经拖了很久了…..        话说上次到了多伦多以后, 对这座商业化的城市只是轻轻瞟了一眼, 重头戏还是在位于它旁边的尼亚加拉瀑布. 它位于加拿大和美国交界的尼亚加拉河上。它号称世界7大奇景之一,以其宏伟的气势、丰沛而浩瀚的水汽,震撼了所有前来观赏的游人。为了节省时间, 我报了多伦多市当时的一个一日游旅行团, 前往瀑布…        路上旅行团经过了加拿大的著名冰酒产区. 冰酒,顾名思义就是冰葡萄酒的意思。跟“有机”一词一样,冰酒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定义。一般说来,冰酒指的是用采摘时已经冻硬的葡萄酿造的甜白葡萄酒。但在正宗冰酒产地加拿大和德国,冰酒的定义强调的是自然冰冻。冰酒是加拿大独特且稀有的特产,举世闻名,乃葡萄酒中之极品,由于真正的冰酒不仅要有优质的葡萄品种和非常严格的酿造工艺,更取决于天气的因素和时机,且其出汁率极低。(通常约 8 公斤葡萄,才能酿造出 1 瓶 375ml 之冰酒,但通常只须一公斤葡萄,即可酿出 1 瓶 750ml 之葡萄酒)如此冰酒当然弥足珍贵。它最初在欧洲气候凉爽的产区生产和酿造。由于加拿大尼亚加拉半岛的气候特别适合冰酒的生产,加拿大冰酒在国际上一直享有很高的声誉. 停在枫林前小息一下 安大略湖……湖的对面就是多伦多市  在旅行团里, 遇到了一名印度大叔. 由于我们两个都是独行, 所以路上就攀谈了起来. 此君十分之健谈, 喜欢坎一坎自己做过些什么工作, 吹一吹自己去过世界哪些地方, 连互相拍个照片, 也要拿着相机说一翻, 这一张构图如何好, 光线如何自然. 总之, 中心思想就是, "我很牛B". 不过我的心情也是很好, 于是也就复合着他,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游记 Trip | Tagged , | 9 Comments

[游记]相会的地方–多伦多

       位于渥太华的会议开完后, 由于机票的原因, 还有两天的时间停留在加拿大. 渥太华已经逛得差不多了, 再呆上两天的话, 太过无聊. 于是买了张机票, 来到了加拿大的第一大城市多伦多转一转. 当然, 最终的目的不是为了要看多伦多, 而是要去位于多伦多二百公里外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多伦多,加拿大第一大城市,也是安大略省的省会,其人口约300多万,城市面积很大。“多伦多”原为印第安语,意即“相会的地方”,顾名思义,这是一个人口密集的大都市。多伦多享有世界上最多元化城市的美誉,包容了来自一百多个国家的移民,在大街上走动的人肤色各异,社会、饮食、娱乐、艺术、购物和游憩特色,演绎出文化的多元性。       多伦多位于安大略湖以东,公路、地铁等交通设施都很完善。多伦多是加拿大的金融中心,其工商业和银行业都很发达,可谓是加拿大的银行总部之都。股票交易也很兴旺,这里有全国最大的股票交易市场。 著名的多伦多CN塔.多伦多CN塔(CN Tower)于1970年建成,全塔高1815.5尺,是全世界最高的通讯塔。从高度来计算,她较之莫斯科的欧斯坦基诺塔高出54尺,比美国的帝国大厦高出565尺。最近金融危机, 有传加拿大政府想将其卖了以减少政府开支. 哪位有钱的兄弟可以考虑将其买下来.据说上面那旋转餐厅还是相当不错的.没事可以上那里喝个早茶之类. 走近看一看…不过实在是没有兴趣爬上去看了… 市中心的摩天大厦群.  多伦多的某个著名冰球队的主场. 由于本人对这东西实在不感兴趣,也叫不上名字来.. 多伦多临着的,就是五大湖之一的安大略湖. 多伦多是一座商业气息十分浓厚的城市….又是楼房… 街边有个性的雕塑给这无聊的城市带来一点点亮色.  走进市中心… 多伦多的市中心广场…看到大城市这挤成一堆的广告牌, 我都头晕.狠不行将你眼睛里面全都填满. 有轨电车…已经有一定的年头了. 另一边, 还是广告牌….以及如潮的人群.  逃出市中心,来到皇后花园…不知道这是谁的塑像. 这里就是多伦多大学的校门. 唐人街就在多大的附近…连路牌都是带中文的了. 夜幕降临….还真是有一点中国街道的味道….晚上就在唐人街的一家四川餐厅美美地吃了一顿. 影…

Posted in 游记 Trip | Tagged , | 4 Comments

[游记]枫叶之都–渥太华

         第四届OLSR Workshop于11月14日在渥太华举行. 借此机会, 我也有幸与加拿大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穿越大西洋          气质温和的渥太华,其历史可由1823年达鲁豪治公爵为英皇室保卫国会山丘(Parliament Hill)那年开始算起。渥太华原名拜镇(Bytown),其为了纪念John By中校于1827年建造丽都运河(Rideau Canal),而将此城命名为Bytown,直到1854年才改名为渥太华。当时,上部(Upper Canada)与下部(Lower Canada)组成的加拿大联邦,为首都的地点起了争执,最後于1857年,由英国维多利亚女王选定位于安大略省及蒙特娄省交界处的渥太华为首都,因为此地距离美国较远,攻佔不易,再加上位于英、法文化的交接点,加拿大国内的英、法势力之争自此平息下来,加拿大也从此一直定都于渥太华。         经过差不多十个小时的飞行, 终于算是在酒店安顿了下来 清晨的多伦多.虽然贵为首都,这座只有30万人口的城市越显得如此安静,祥和.  清晨的里多运河. 里多运河(Rideau Canal)全长202公里,由渥太华延伸至京士顿,竣工于1832年的里多运河包括47个石建水闸和53个水坝,是19世纪工程技术的奇迹之一,由英国皇家工程师、海军陆战队中校约翰•拜设计。            枫叶之韵 加拿大战争纪念碑   加拿大国会大厦. 国会大厦图书馆.   加拿大议会所在地 在国会大厦的和平塔顶. 对面就是魁北克省,加拿大的法语区. 在加拿大,到处都可以看到松鼠.胆子大一点的,会到你的手里要东西吃. 加拿大最高法院.  加拿大美术馆.肯定有人对前面这个丑陋无比的蜘蛛有印象.  加拿大皇家造币厂.   Rideau Hass,加拿大总督的官邸. 总督府里面有一个很大的花园. 里面栽满了由各国元首种下的数百棵树木. 这块牌子上写着:"这里面大部分的树木,都是加拿大本土的枫树或橡树. 唯一的例外, 是1985年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种下的一棵银杏树. 于是我开始了找树的过程…这时才真正体会到,花园真是好大呀~最先找到的竟然是江泽民于1997年种下的一棵枫树....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游记 Trip | Tagged , | 8 Comments

候机中…

        加拿大多伦多机场.  即将踏上回法国的旅程. 经多伦多->渥太华->蒙特利尔->巴黎->南特,估计在近三十个小时后, 能回到自己的小窝里面.         虽然说是绕了一点, 但比起来加拿大的那一程, 应该会顺利许多了. 想11日寅时出门之时, 虽是满月之日, 却是夜黑风高, 阴风阵阵, 隐隐有不祥的预感, 让人不由地提高了警惕, 四下不停地张望. 突然感到脚下一滑, 方知大事不妙, 一泡刚出炉不久的狗屎让我踩了个正着. 正所谓左防右防, 法国脚下的狗屎难防. 躲过了巴黎的地雷阵, 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却是栽在了南特这小巷的阴沟里.        这还只是开始, 等到了车站, 左等右等, 那轻轨是足足晚了十五分钟. 等到了市中心,还得转车去火车站. 一看下一班还得十五分钟, 铁定会错过火车了. 想到已经离车站不远, 一咬牙, 身负着近二十公斤的行李, 一路狂奔到车站, 连白沫都跑出来了, 路边还有几个烂仔在一边瞎凑着热闹, 一个劲地乱叫, 真想抓起箱子直接扔他头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记 Whatever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