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故事 Story

2010/11/25 博士答辩结束

        三年,就这样自然来了,就这样悄然地去了。          2010年11月19号答辩结束,于是在南特的日子也慢慢进入了尾声。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又到了各奔前程的时候,和南特各位兄弟姐妹们说再见的日子也快到了……

Posted in 故事 Story, 杂记 Whatever | Tagged , | 8 Comments

我的家乡–娄底老照片

今天在网上看到了几张娄底的老照片,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在外奔波了这么多年,心里面最脆弱的一块,仍然是家乡的那一片土地。 曾经如此熟悉的景和物,如今已经没有了踪影。 短短十几年,已经是沧海桑田。 而和这些一起消失的,是我们永远也回不去的童年。   地委大院。小学时,因为有很多同学住在里面,经常会进去玩。 罗家山。曾经在市中心的这座山已经完全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城市广场。 星星电影院。小学时,最开心的事情之一,就是下午不用上课,学校组织一大帮子人看电影。 娄底师专。如今已经不叫这个名字了。我的家就在球场旁边。 照片里的球场早已经不在,那里曾记下了无数调皮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老火车站。在看这张照片之前,我几乎已经不记得它是什么样子了。 春园路步行街。如今名称还在,只是样子已经是完全不同了。 80年代的一场雪……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Tagged , , | 4 Comments

理发记 + ad hoc网络路由协议相关[技术]

       今天本是比较无聊的周日, 却是也找了一件乐事: 理发. 不是我要理发, 而是应姐夫的要求, 给他理发.       说实在的, 留学生在外, 理发总是一大难题. 面对比国内贵上十几倍的理发费用, 虽然不至于理不起, 但总是觉得下不了手. 如果想一个月去理一次, 那就是不小的负担了. 好不容易赚点钱, 不能让那理发师在头上挥两下剪子就剪没了. 本人去年头发最长的记录, 头发垂下来可以到达下巴, 把脸盖住…       不管怎么样, 还是毛主席教导得好, “自己动手, 丰衣足食”. 以前在国内的时候, 总是觉得那些留学生的发型真是挫. 不过现在知道了, 那许多都是互相帮助的产物, 是友谊的结晶. 去年一年中, 我们几个男生的理发业务都由阿婆同学一个人包办了(在这里再次表扬一下). 但今年阿婆同学回国内荒淫去了, 于是…        我平生第一次拿起了理发剪, 那是叫一个”相当”紧张. 不过还有个更紧张的, 那就是坐在椅子上的姐夫同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Tagged | 9 Comments

[连载]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本周是All Saint’s Day, 趁着假期, 到旁边的昂热市(Angers)跑了一圈… 清晨,从南特出发..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TITLE=”[连载]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 到达昂热市的车站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TITLE=”[连载]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 清晨, 昂热的街道…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TITLE=”[连载]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 公园…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TITLE=”[连载]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 缅茵河畔…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TITLE=”[连载]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 迷雾中的城堡和教堂…像童话世界一样..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TITLE=”[连载]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 走近看…昂热城堡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TITLE=”[连载]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 从城堡上往下看, 是整个昂热市…和中国的一个小镇差不多.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TITLE=”[连载] 西行漫记 之 昂热之旅” /> Brissac城堡,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19 Comments

二十年的变迁[图]

上周, 最让人高兴的事情莫过于儿时玩伴的再次相聚了. 又翻出了近二十年前的老照片, 笑容是如此的熟悉, 谈起小时候的一件件玩具, 每个人的眼中依然是闪烁着兴奋光芒. 童年, 多么美好的时光, 已经渐渐离我们远去了. 不过, 值得庆幸的是, 一张张老照片记下了我们的回忆, 就像一座宝藏, 一壶老酒, 让我们在今天, 以及更远的以后, 能慢慢品味.   昔日的三位”红花少年”   如今, 都已经是硕士研究生了.中间那位红衣GG,我们中间最大的,今年已经是从剑桥大学毕业了.   什么笑得那么开心?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那时候每天都是开心的日子.   今天, 难得一回放纵, 笑声中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是否与当年多少有些相似呢?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9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南校●雨季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中午睡觉起来,发现屋外已经是经历了一阵雨。在这炎热的午后,就算是如丝的细雨,也能给人带来一缕凉意。一点轻风送来雨的气息,带着尘土的芳香,让我回想起了在南校的日子。 我想,对于我和我的许多同学来说,在南校的生活也许更具有特殊的意义吧。在那里,我们度过了懵懂的大一:远离了父母,没有了班主任,就连学校也有意无意将我们和高年级的学长们分开来,扔在了这个只属于新生的校区。 十七岁,是雨一样的季节,而陪伴我度过的,是雨一般的南校。在我的印象中,进校门的那条林荫道总是那么长,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荷花池的荷叶,在蒙蒙的雨中,总是那么绿;杉子的晕段子,总是那么多,可以讲到我们纷纷睡去;学校旁边的网吧,总是那么挤,电脑前坐着的是被通宵折磨得憔悴不堪的网民们,而宿舍的楼,总是那么高,以至于没有人想去爬,于是经常问的问题是: “去吃饭吗?” “去呀” “哦,给我打一份上来” “……”   那时候,刚刚告别黑色七月的我们,更喜欢把学习当作一种休闲。经常和查尔顿一起,跑到偏远的“南化”楼,两个人霸占一个教室,兴致来了就看点书,累了就躺在椅子上会一会周公。 那时候,在迷糊之中,满怀激情地去寻找着所谓“方向”,对面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积极,班干部竞选、参加社团、组织球队——后来才发现,这一切,正如许多人所说的,是为大一的Freshman 准备的。 那时候,每天晚上最期待的,不是某个MM是否来了电话,而是和寝室几个哥们一起,坐在凉台上,守在收音机前,等着听鬼故事。就算听完上床,大伙儿也不会消停,各自在被子里装神弄鬼——事实上,谁都知道,这既吓不到别人,也吓不到自己。 那时候,还会将辅导员的话当回事,偶尔也会正儿八经地去执行。而在后来,这样的行为只会让我们这些“老油条”笑话了。但是,现在想起来,辅导员说的话,许多还是有道理的。 那时候,离开了中学的同学好友,才开始真正地学会去写信。从不写日记的我,在信中记下自己的点点心情,寄向远方,与好友一起分享。 那时候,那一年,十七岁,在心中下过那么多的雨,可在记忆中留下的,却是蓝蓝的天空;在雨季,曾经有过那么多的彷徨和挫折,换来的是那么一点点的成熟。     南校,称不上是仙境,但也是恬静的。从我们的阳台望过去,也是难得的好风景 之 南校●雨季”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南校●雨季” />   偶尔会有燕子在阳台上休息,没有逃脱被“偷拍”的命运 让人想起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诗句之 南校●雨季”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南校●雨季” />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7 Comments

“五一”黄金周总结报告[多图]

     “五一”又要过去了,明天又要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最深刻的感觉就是:怎么过得这么快呀~~~   虽然时间过得很快,但总之是没有浪费——在广大同学的努力奋斗下,大家都渡过了一个快乐的五一假期,现总结如下:   (图片比较多,如果速度比较慢的话,请耐心等待。如果有打不开的,请在图片上点击 右键->显示图片)   第一日:集合   其实那天天气不错   大家心情也挺好的 但刚刚聚起来,也不知道做什么,只好开始压马路   不过发现广州的夜景也不错     第二日:游山玩水   结伴登白云   累了的时候,当然要休息休息   白云松涛:好大一块石头   当我们累得满头大汗时,天公来了场雨。雨中的白云山,更具风韵   雨过天晴,豁然开朗,可以看到白云在脚下飘过   终于到了顶峰   留个影   开始下山,沿途有广州碑林   为了为晚上的活动保存体力,我们选择了坐缆车下山   晚上,来到珠江,坐上游轮——从船上看珠江   都笑得很欢   自助餐?——争取吃回来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21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一直以来,我们寝室一直保持着安定团结的环境,气氛融洽,寝室各成员安居乐业,一心一意学习建设社会主义的科学文化知识,展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场面。于是,总会有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朋友来寝室逛一逛。认识的当然多是自己的同学了,而那些不认识的,则不会忘记捎点纪念品。 大一某一日,同往常一样,我等晚上上课从教室回到宿舍,在评论了老师上课是如何无聊之极后,打开音箱,开始找桌上的随身听,想来点Music。不过很奇怪,这随身听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连CD机也跟着飞了。在确认没有其他同学借去之后,我们感觉到梁上君子似乎是在刚刚光临过了(很佩服他,现场保护得如此好)。 在打了个电话给保卫科后,我们开始清查被他拿走的纪念品。 经过清理,他这一次来我们寝室一游的收获如下: 杉子SONY WALKMAN一个,MOTOROLA手机电池一块; 植子的PANASONIC DISKMAN一个; 我的电子钟一个,才买回来不久的海飞丝洗发水一瓶,洗面奶一支,干电池若干,雀巢咖啡一盒(24包装),未喝完的奶粉一包(大概他有点营养不良)。 小蜜蜂和军军好像没有受到什么损失。 最后,还有杉子刚刚洗完晾在阳台上的背包一个。因为这一项,杉子荣获这一次的最佳爱心奖,不仅仅这一次贡献最大,还怕那位老兄东西拿得太多、太杂,走的时候不方便,还专门把包洗干净了,真是一条龙服务。 过了不久,保卫科来人了,两个年轻的后生,大大咧咧的。问了下我们丢了些什么东西,房子里面随便看了看,然后就信事旦旦地告诉我们说,放心,绝对可以破案云云。我当时就想,要像你们这么能破案,第二天母猪都能上树。果然,后面再没有任何消息。   我们寝室另外一次接待梁上君子是在大三了。那时正是暑假,就我和建建留守了。而八月长沙火炉一般的天气,也让我们把床直接铺到了地上,一方面上面的风扇可以更好地吹到,另一方面,打开门睡还可以更通风——而建建的床,正是横在门口。 就这样,一日早晨起来,我发现自己的钱包是被扔在了外面窗子的窗台上,里面的三百块钱是没了,只是证件还在。据建建“交待”,凌晨他玩游戏是到3点多才睡,而且就是横在门口——呵呵,看来,那晚上他还受了别人的“胯下之辱”了。不过,看来那位“君子”还是比较客气的,为了不要打扰正在熟睡的我们,也没有再在宿舍更深入地挖掘,损失也就是我那几百块(要知道,这时候已经不像大一时候的一穷二白,经过几年的积累,值钱的东西已经有不少,想想,电脑就六台呀,他要真下个狠心,可以用卡车来运了)。 于是这次事件对我们最大的教训就是:以后晚上睡觉不管有多热,都得关门!!!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5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不幸”的造型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进入大学后,头衔是升了一级,从“中学生”到了“大学生”,不过好像也仅此而已,其它的观念还未改变。如果单单从外表来看,就是所谓的“造型”了。不用再考虑高中的各种关于着装的严格的规定,也没有父母来帮着打理,但自己对方面又没有什么概念,于是开始一切任其自由发展。 对于我来说,首当其冲的就是头发。刚入学时,当然是平头短发。但经过几个月的茁壮成长,加上再没有了父母催促去理发,头发开始盖眼睛了。没办法,开始留起了所谓的“分头”。呵呵,以前在中学的时候,别说分头,头发长一点老师都会说,所以刚还是别有一翻味道。刚开始时是“三七分”,又过了一段时间,随着头发长度的不段增长,“三七”似乎都不好留了,因为经常会遮住眼睛,于是乎改成“五五”——就是所谓的“汗奸头”,或者说是“屁股分”。不知道是不是当时寝室缺少镜子,这样的发型都留出来了,现在想来,相当之SB,可算得上是我有始以来最“不幸”的发型。很可惜,我找遍了所有的照片,都没有那个时期的留影,真是一大损失…… 在穿衣方面,就不得不提我们寝室的“大裁缝”查尔顿。不过这家伙,“缝”不会,光懂得怎么“裁”了。我们寝室有什么衣服、牛仔裤之类的,要绞了袖子、裤角,以及在裤子上开个洞什么的,全部交给他就行了。特别是到了夏天将要来临之际,由于度过冬天的我们短裤会比较短缺(大多是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去了),于是将那些长裤交给他,让他绞成五、六、七、八分等等不同长度的短裤,如果是牛仔裤,还可以在上面开若干个洞,号称“更加通风”。你别说,查尔顿开洞的手艺还真不错,那是专门用针或者刀子挑出来的,线都保留很好,须子拉茬的,比那买来的所谓“乞丐装”牛×多了。记得大一的时候他自己剪了条牛仔裤,左右裤腿都不大一样长,每边挑一个大洞,每天穿着一颠一颠地,那叫做一个拉风。 后来,为了保证“风格一致”,查尔顿还别出心裁,让我们每个人都配上了个军牌,就是上面写着US ARMY,在电影里经常可以看到美国陆军戴那种,在上面刻上名字,再吊上两颗装饰用的子弹,挂在脖子上,几个人一起走在路上,响得叮哩咣啷地,那叫做一个韵味。在毕业留校的“大清洗”时,我特地将那块已经带点锈迹的铁牌留了下来,算是一个见证吧。 那时,我们身上所穿的,也许就是我们思想:放纵、不羁与轻狂,从来不用关心旁人异样的目光,只在意自己的想法,也许带着点无知,但确乎是让人怀念的。如今,出来工作的,被每个月的薪水把自己想穿的衣服买断了,而我也得穿得像个所谓的“研究生”一样,以免招来老板或同学的评论。 昨天,那条已经穿了两年多的牛仔裤又破了个洞,须子拉茬的——唉,还是去补一下吧……    大一时期少有的留影: 我和查尔顿 之 “不幸”的造型”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不幸”的造型” />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9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Let’s have a game   电脑游戏,似乎是如今大学里面永盛不衰的话题。你可能没有女朋友的陪伴,但游戏永远可以在你想要的时候陪伴在你身边;你可能在繁重的课程中找不到任何乐趣,但成千上万种游戏中你总可以找到让你眼睛一亮的作品;你可能经常为各种烦恼所困扰,但游戏可以给你放松,让你暂时忘却了自己。 对于刚进入大学的我们来说,不用再像高中一样偷偷摸摸去网吧,再加上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自然把大部分的课余时间花在了游戏上面。特别是在周末,去网吧占上一台机器应该是最幸运的一件事情了。 那个时候,还是星际争霸和反恐精英大行其道的时候,而我的最爱是从中学一直玩上来的星际。可惜在自己班上没有FANS,好在旁边的三班找到了对手——植子。嘻嘻,说他是对手可能是比较抬高我自己了,因为我和他较量,十局里面可以赢一局就不错了。这东北来的家伙,身高近一米九,但最瘦的时候曾经达到过12×的重量级。不过别看他瘦得和根柴火似的,玩游戏可是一把好手,什么游戏上手就玩,星际争霸更是玩得熟透,比我要早入门好几年。于是,每次和他出去较量(用他的话说是“蹂躏”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种族都不用选,随机都可以把我干了。不过对于我来说,什么都怕,就是不怕输。而且自己毕竟少玩那么久,输是正常的,反而偶尔赢一局可以让我高兴半天——传说中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大概就是这个境界吧。 后来寝室大家自己都有了电脑,自然不用去网吧了,于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候就是寝室之间连上局域网玩“反恐”了。可以这么说,如果一个男生上大学没有玩过反恐,那么他的大学就是不完整的,就像是一个80年代出生但没有去过街机厅、看过《圣斗士》的人童年就是空白了一块(很不幸,我们寝室的查尔顿自称就是这样,于是我们一直认定他没有童年)。 在“反恐”中,我们学会的最多的就是专注:随时会有不知从哪个方向飞来的子弹让你顷刻间倒在血泊中。当你正在庆幸你发现了对手的踪迹时,他的子弹可能已经射入了你的胸腔。在“反恐”中,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在任何时候都高度集中你的精力,因为仅仅是0.1秒就足以决定你的生死。 当然,也会有因为过度专注而发生一点“小插曲”的时候。在一次游戏中,我们规定了不可以投掷手雷,可旁边寝室的勰还是开玩笑似地扔了几个过来。这几下可把杉子炸得够呛,已经杀红了眼的杉子,恼羞成怒,抓起地上的鞋子,大喊着×××就冲向对方的寝室,上演了一起“由于反恐引发的血案”。呵呵,当然,说血案是严重了,他马上被同学拉了回来,消消气就OK了。后来,我们一致认为杉子的做法还是很有道理的,毕竟比起在游戏中挨一百颗雷,也没有在现实中给对方一扔鞋子实在。只是这种方法在对外时比较好,在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是时,还是要保持克制为好。   过了一段时间,我自己也开始发现花在游戏上的时间过于多了,但游戏的那种吸引力却总是难以抗拒。于是,在和同学一个稍带点玩笑的打赌后,从大二的第下学期开始的两年内,游戏退出了我的电脑硬盘——我将系统中所有的游戏全部删除,包括Windows自带的“扫雷”。没有了游戏的电脑,让我可以把自己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专业上,同时也让我想玩游戏时把目光投向了别人的电脑。 从大三开始,“拳皇”(King of Fighters)流行了起来。这款曾经风弥于大街小巷的街机厅的游戏,也许是怀念曾经在老师的家长的严密监督的艰苦环境下在街机厅奋斗的日子(我想大部分的父母和老师都将街机厅都视为邪恶之地吧),一时间又在我们的电脑上流行起来。由于是两个人在同一台电脑上玩,所以没有电脑的我在空闲时也可以在别人的电脑上“爽”上一把。 两个人一对一的决斗,就算只是在电脑上,竞争的压力也会把你的神经拉得和一根弦一样。你会为放出一个绝美惊艳的绝招而高兴得狂吼“YES!YES!YES!”,也会为自己的一点点失误而失声惨叫(当然,这种声音经常是同时发出的)。人的情感波动,仿佛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了。喜欢那种放纵的感觉,你可以尽情地叫喊,就算是在游戏中输了,郁闷之时,也可以照着坐在旁边的对手狠狠来上两拳,算是报仇了——这时候,赢的一方通常还沉醉在胜利的喜悦中,根本不会在意自己挨打了。   如今,硬盘也换成大号的,不必再为了装一个游戏而四处腾空间,最新、最好的游戏装了一大堆,却再也感受不到曾经的那种乐趣了。“拳皇”依然在硬盘中静静地躺着,里面的人物没有变过,却已经许久没有再去动过,只是因为键盘的另一边少坐了一个“对手”。    曾经熟悉的画面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   曾经专注的面孔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   曾经熟练地挥舞着的手指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