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法国的官老爷

法国的官僚系统, 算是以低效和混乱而著称, 前几周算是领教了一下. 事起于我需要去维也纳开一次学术会议, 由于我在法国的居留卡正好即将过期(需要一年一续), 希望尽早拿到新的居留证. 凭着在法国几年的经验, 事先预想到了会有麻烦, 于是尽早开始准备, 并找老板开了学校的证明, 说明是因为工作需要, 希望加急. 1. 跑到警察局, 排队~~~~~遇到A大妈, 向其说明来意后, 答曰: 所有的学生居留证需要到学校的办事处去办. 2. 跑到学校的办事处, 人还真少, 没有排队, 遇到B大哥, 向其说明来意. 答曰: 要下周才开始办新一年的居留. 等待一星期… 3. 学校办事处开门的第一天, 提前四十分钟, 跑去了办事处. 我靠, 已经到得够早了, 但已经有不少人等在那里了. 排队~~~~~遇到C大妈, 交材料. C大妈看完, 说: 10月12号来拿吧. 我头一阵晕: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记 Whatever | Tagged ,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