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观点 Viewpoint

4月19日,欧陆史上华人最强音

      2008年4月7日,奥运圣火在巴黎屈辱地走过。       一路上,火炬手不断受到辱骂一路上,火炬手们不断地受到辱骂,奥运圣火多次遭到羞辱,不得已奥运火炬的圣火,竟然四度被迫熄灭,火炬手及相关人员不得不狼狈地乘上汽车,以车代步,艰难地了结了奥运圣火在巴黎的传递。其间,一名绿党议员跟北京奥组委常务副主席蒋效愚寒暄过后不多久,就一路狂奔到第一名火炬手身旁,试图抢夺火炬;巴黎市政厅原本要打出「自由西藏」的巨型标语,经多方沟通,标语内容改为「为了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中方同意火炬经过市政厅,届时巴黎市长出面接见。但在火炬抵达前五分钟,法方突然变卦,从市政厅打出了两面巨幅的藏独「雪山狮子」旗,藏独分子一片欢呼。不仅如此,由中方派遣的守护圣火传递的工作人员,也受到来自法国官方的刁难及法国媒体的责难。         而在后续的媒体报道中,更是充满了亢奋的声音。《费加罗报》的头版头条标题为《火炬在巴黎惨败》,而《解放报》的头版头条干脆以《给中国一记耳光》为题,用一种幸灾乐祸的口吻描述中国的“溃败”,字里行间,充满着一种近乎歇斯底里般的狂喜。         我们已经忍受了太多的偏见与羞辱,而我们也不再选择沉默。         2008年4月19日,巴黎、伦敦、柏林、阿姆斯特丹。欧盟的上空,将回响起中国人的声音:         迎接奥运 反对藏独 拒绝偏见          从10日活动发起,一呼百应。到今天,万人集会已然成形。大家通过网络,凭着一颗赤子之心,走到了一起。游行主题、安全保卫、资金筹措、后勤准备、宣传广告、媒体联络…… Day 1: 4月10日,号召和平游行的帖子在战法首发,得到热烈响应。Day 2: 4月11日,首次游行组委会会议。初步确立游行主题,组委会初次骨干框架建立。Day 3: 4月12日,递送游行申请。第一个集体不眠工作日。Day 4: 4月13日,游行组委会多次工作会议,框架调整,具体准备工作正式开展。第二个集体不眠工作日。Day 5: 4月14日,接到巴黎警察局的游行批准。第三个集体不眠工作日。Day 6: 4月15日,接到警局将游行改为集会的电话通知。组委会扩充会议:各部门小组人员初步全面确定,小组工作汇报。会议通过民主投票的形式选出“支持中国奥运,反对媒体不公”的主题。会议较为高效民主,并有现场摄影记录。投票通过平和而严肃的集会基调,不出现文艺表演,只有爱国曲目大合唱。Day 7: 4月16日,得到警局书面通知,确定集会时间。所有报名人员初次会议:小组工作汇报。会议上出现不同的声音,有媒体到访,有不明身份人士参与,并有一度出现失去指挥,各做各事的场面。对比15日和16日的会议差别,以及众多支持爱国集会的朋友们的意见,组委会及时做出会后总结。集会准备工作开始进入倒计时!Day 8: 4月17日,公布集会须知。       在论坛上,不断有心怀不轨之徒(俗称“网特”),以不同的方式制造矛盾、挑拨离间、煽动极端情绪。但是这些伎俩,在大家一颗团结的心面前,显得是如此之可笑。         我身在外省,无法为集会组织出一份微薄之力,但也时刻关注着游行组织的进展,收获更多的是感动。作为支持,我们十名同学一起,将于19日赶往巴黎,尽我们应尽的一份力量,同时也见证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当然,也已经做好了自己的准备……哈哈,为集会准备的大幅标语和旗织……           19日,巴黎见…… 新浪网上18日相关的新闻:http://news.sina.com.cn/c/p/2008-04-18/005815378062.shtm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观点 Viewpoint | Tagged , | 7 Comments

再次被BBC恶心

       正在看BBC对San Francisco火炬传递的直播,不过得到的结果是在刚刚吃过晚饭后,马上被其狠狠地恶心了一把。      此次旧金山警方派出了大量的警力以保护火炬接力的顺利进行,据说今天旧金山的所有警员均不允许休假,为了安全起见,传递的距离也从6英里减到了3英里。在火炬周围,最里层是蓝衣的中国守卫, 外一层是跟着跑步的美国警察,再外一层是驾着摩托车的骑警,前后有汽车包夹,最后路边还有一排警察隔离人群。        见到这场面,BBC的主播可是有话说了,嘲笑中国,说这是史上最具讽刺的火炬传递,完全背离了体育的精神(Totally against the sport spirit)。只是,如此聪明伶俐的主播,好像智商突然就降低了,出动这么多的警察,到底是为了防止谁的破坏。这么有同情心的主播,大概也不记得在巴黎时,是谁试图粗暴地从一个残疾人的人中夺过火炬。         直播间有一个叫Duncan Mackay的嘉宾,应该是参加过在伦敦的火炬接力,在电视上开始大放厥词,将北京奥运会与1936年柏林奥运会相比。在主持问到他有关旁边的蓝衣护卫的问题时,他的回答是让他感到很不舒服。主持人说,那是要将你与抗议者隔离开——他回答,他宁愿与那些抗议者在一起……我想,当他被那些抗议的人群暴打一顿后,应该不会这么想了。很可惜,这次在自由媒体的嘉宾室里,又只听到了一致谴责中国的声音。       在相关的新闻报道里面,新闻里面说北京决定将全球火炬接力继续下去,并引述了西zang自治区主席向 马平措的话“对于企图破坏奥运圣火传递的不法分子,我们将依法严惩,决不手软”。只是,在BBC翻译过来后,很诡异地变成了”deal with them severely, we will not be merciful”。前面一句话,“严厉处理”的意思是出来了,不过“依法”就不见了。后面一句里面用的merciful,更多是“仁慈、慈悲”的意思,多半是褒义词,与中文里面的“手软”表达的感情色彩完全不同。大概是BBC的翻译水平还不太好,总之,一句话翻过来,意思相近,味道却是变了许多。不过怎么说呢,听BBC的大部分也不明白中文,随便他们怎么说了。       新闻也报道了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在北大的演讲,新闻报道“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表达了对西zang问题的关注”,这我从大陆的媒体也听到了,但是对于总理表示“支持北京奥运会的举行”却不见了。大概是这位主播听力也不太好吧。        再回到火炬接力的现场,这次旧金山的华人出动得不少,应该是远远超过了zang独的人数,无数是跟着火炬的人群,还是在最后的集结点,都可以看到大量的五星红旗,偶尔可以看见一两面狮子旗。但是,主播却不断地说,有数千的抗议者在等待火炬的到来……没办法,她的眼睛也不太好。        不管怎么样,遇到这样智商低下、没有同情心、翻译水平有问题、听不太清楚、眼睛也不太灵光的人,你还有什么话说呢?这让我想起曾经一位法国总统说过的一句话:“这世界上的民主,有许多种。就像美国有总统制、英国有君主制、法国有共和制。”我还想加上一句,美国人自由民主,是属于美国人的,英国人自由民主,是属于英国人的,而法国人自由民主,是属于法国人的——这些永远不会给中国人来享用,而如果我们想要的话,只有自己去争取。

Posted in 观点 Viewpoint | Tagg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