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故事 Story

[连载]那些草儿 之 孤枕难眠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刚上大一的我们,那可真都是好孩子,特别是刚开始那时候,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十点多准时上床睡觉,抢着在小蜜蜂开始打呼噜之前进入梦乡。不过年轻气盛的我们精力旺盛,有时再加上小蜜蜂睡得比我们快,于是躺在床上睡不着也是经常的事情……在这时候,找点事情来发泄一下过盛的精力是很有必要的。 但是,在那个年代,正是资源匮乏的时候,寝室的家用电器,除了电灯泡之外,大概就是剩下电话机了。电灯泡没什么好玩的,就好好利用下电话机吧……事情通常是这么开始的: 小蜜蜂的呼噜已经轻轻地响起,睡不着……我在床上长叹一声,翻了个身。 睡在旁边的杉子也翻了个身。 “还没睡着呢?” “没呢。” “找点事情干吧?” “嗯……不错。” 于是,两个爬下床,拿起电话,开始酝酿台词。其实,这也不能叫骚扰电话,我们一般还是出去好心的,主要是给别人一些睡觉前的提醒或者祝福。当然,如果他们不幸睡得比较早一点……那也不能怪我们了。 “嘀~~~~” “喂~~~~你好”……哈哈,对方还没清醒过来呢。 “您好,十分抱歉,我们收到报到,您睡觉的姿势不对,请起来重睡……” 估计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呢,我们电话已经挂了。 当然,还有发送祝福形式的: “您好,这里是168信息台,有一名王先生为您点播了一首歌,祝您晚上能够做一个好梦,歌曲的名字是《当》。” 这时候,杉子在一旁左手持一铁桶,右手持一锤子,狠狠地敲了下去,“当~~~~”好大的声音啊。 “谢谢您的收听,歌曲播放完毕,祝你晚安。” “……#¥@#¥……” 当然,有时候也有被识破的时候,有一次,打到某个女生寝室,查尔顿在那儿绘声绘色地学着:“您好,这里是电信服务厅,现在需要对您的电话进行测试,请您现在将电话从0按到9。” 那边开始笑起来了,“你自己慢慢按吧……”于是只留下查尔顿呆在那儿。 也许你会问怎么才能打到想要打的地方,比如某个学校的女生寝室之类的。其实很简单,找出同学的电话,在最后几位上加上或者减去几个数字就可以了……打到自己认识的女生寝室这种事情我是从来不干的,虽然小蜜蜂干过…… 有时候,战争也会在内部爆发。有一天晚上,那时住在楼下的建建不安分,不知道哪根筋抽疯了,晚上不知拿着什么东西狂捅天花板。我们也不示弱,在上面拍篮球玩。不过后来还是忍不住了,决定结束这持久战,来一个了解。于是…… 我和杉子来到了阳台上,随便装了一盆水。 “建建……”杉子用他颇具磁性的声音开始喊。 “干嘛呀?大晚上的。”——呵呵,没有想到他还知道是大晚上呀,不知道是谁先开始闹的。 “出来,有点东西给你看。”——嗯,确实,而且是不错的东西。 我在一边看着他走出来,好家伙,这东西还知道冷,披了床被子。就在他往上看时,我“哗”地一下,水应声而下……后来具体的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只是笑得抱着肚子上床睡了,第二天楼下有人在晾被子……   很奇怪,每次干点好事情再上床,立马睡着……那叫做一个香呀……   之 孤枕难眠<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孤枕难眠<附图>” />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9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食在中南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食在中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学的同学们中间开始有了“食在中南”一说,大概是说学校的伙食很不错吧。我一直奇怪是什么人最开始为学校的食堂加上这一称号的,应该是学校的领导吧,其中饮食服务中心的老大的嫌疑最大。说实在的,在自己的学校食堂吃东西,并没有感觉特别好,马马虎虎还算过得去了。 但是,后来在其它一些高校的食堂用过餐后,才发现能达到“马马虎虎”这个标准已经是很难了,想要说吃好,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基本上是停留在“难以下咽”这一个级别,除非你在走进餐厅之前先把自己饿个那么两三天——不过怎么样都是自虐,没有太大区别。特别是现在来到广州之后,每当在食堂面前徘徊、每当在青菜中发现了食堂友情添加的“肉制品”时,更加想念本科时期的餐厅。 在那时,在寒冷的冬日,外面北风那叫一个吹,我和军军两个人从冰窟一样的自习教室出来,冻得和一根根冰糖葫芦似的,顶着寒风一路小跑颠到食堂,此时最享受的莫过于来一份十几块钱的廉价火锅了。坐在简陋的酒精炉前,烤着已经发抖的双手,已经顾不上刚出炉的东西有多么烫,只是一个劲地往嘴里唆。等吃饱喝足,脸色通红,全身开始发热了,再回到教室继续奋斗。   不过,在我印象中,在大一,吃得最多的一样东西可能就是方便面了。唯一的原因就是,那时候住在七楼啊!七楼是个什么概念呢?在我们认为,就是从食堂走到楼下,再爬个七楼,刚刚吃的东西刚好消化完。所以为了节省能量,大家开始将方便面成箱成箱地往寝室搬。那时候,楼下的小卖部还有促销:就是那种康师傅的“面霸120”,买三包后凭包装袋可以再去换一包回来,更是造成了方便面的大面积流行。于是,寝室就像是回收站一样,到处是方便面的包装袋,等到储备不足要去换“战利品”了,大家再一起收集,顺便再买一点以备后用。 自从那以后,我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每当闻到泡方便面时那特殊的味道时就有想吐的感觉,而且大一以后再也没有吃过这种食品了。唉,谁让我一年把一生的方便面都吃完了呢?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15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曾经陪伴我们的歌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今天不知道又从哪里翻出了陶喆的《I’m OK》这张CD,听着那轻快而又带着一点忧郁的旋律,我又想起了那些曾经陪伴我们走过的那些歌声。 在大学寝室,可能除了睡觉,可能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听音乐了。我比较喜欢听轻音乐,BANDARI是我的最爱。在幕色笼罩的夜晚,打开音箱,倾听着大自然的声音,感受着世界的呼吸,就像是自己的身体将要化入这夜色中。也许你会同意,真正的寂静,并非全然无声的。在宁静的夜中沉思,倾听着来自天外的声音,仿佛爱人在耳边窃窃私语,像是一件宽大而轻柔的袍子,在一个人真正面对自己的时候,将你裹在中间,让你感受其中的温暖。如丝的乐曲,随着空气而存在,犹如将你带入如画的仙境,当你定睛去看时,却又没有颜色;为你送来清新的芬芳,当你深深去嗅时,却又没有味道。就是它,比醇酒更迷人,比鲜花更芳香。 同寝室的其他的哥们都是music lover,收集的歌曲不在少数。查尔顿比较喜欢日本的动漫歌曲和欧美的金属,经常可以看到他带着耳机,陶醉在Gun N’ Rose的节奏中,在一边摇头晃脑。军军喜欢欧美的流行歌曲,还有比较喜欢一些小女生的歌,属于梁咏琪的Fans。至于建建,杉杉和小蜜蜂,倾向不太明显,什么流行就听什么。而杉杉听歌有个很大的特点,同一首歌可以反复地听个几十遍而不厌其烦,经常是两三首歌一放就是几天,直到让我们寝室倒着都可以背出来。   但是,说到真正陪伴了我们四年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陶喆。从大一入学军训时起,那时候虽然寝室还没有音箱,已经可以听到杉杉每天带着耳机,躺在床上忘情地唱着《普通朋友》。我可以保证,当年孙悟空如果跟着他的调子走,绝对可以一个筋斗翻出如来佛的五指山。还有查尔顿在军训时当众高唱的一首《小镇姑娘》,让我至今难忘。 自那时起,从《找自己》、《小镇姑娘》到《爱,很简单》、《天天》,再到后来的《Catherine》、《你爱我还是他》,陶喆的歌声跟着我们走过了四年的大学。陶喆的歌,轻快而不失忧郁,动感而不乏沉稳。如果说听其他的歌还会因为“众口难调”受到指责的话,那么来一首David Tao的R&B再也不会有人有意见了。不论是兴奋还是沮丧,快乐还是伤感,总能在歌曲中找到新的诠释。就这样,从大一的毛头小子到大四的老油条,我们一边寻找着自己,一边走了过来,欢声与笑语已经离我们远去,留下的歌声却永远不会再改变。 在离校前,我们又找出了这些和我们一起走过的歌曲,熟悉的歌声又一次在寝室响起——这一次,没有人再说话,也没有人再嘻笑,只是静静地听着。大家都很清楚,这已经最后一次在这里同享一首歌了。过去的点点滴滴,仿佛融入了歌声中,随着音乐,从回忆中走了出来,萦绕在我们身边,想伸手去抓住,却又是那么的虚无。 如今,时光正渐渐远去,但当我又听到熟悉的歌声时,一切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还可以听见杉杉在那里陶醉地唱着:“当你说 I~~~~I only wanna be your friend…”     找自己    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我走进撒哈拉沙漠空无一人站在太阳下摄氏六十六点六度快要焚化我的眼珠忽然一场大雨降下来汗水被那雨水冲走结束四十天的折磨荒漠已然变成了绿洲彩虹下有一棵大树大树上有一个苹果咬下一口我就全明白可不可以让我再让我再一次回到那个美丽世界里找自己哗啦啦啦啦啦天在下雨哗啦啦啦啦啦云在哭泣哗啦啦啦啦啦滴入我的心不用说我只会胡思乱想不用跟我说我只会妄想哗啦啦啦啦啦让我去淋雨我只希望能再能够再一次回到那个美丽时光里找自己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3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我迟到,我旷课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随着日子慢慢过去,大家上课的积极性慢慢也降了下来。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于是早上睡在床上起不来的事情时有发生,往往是一觉醒来,课已经开始或者已经上了大半节。那时候大一的我们还没有随便旷课的胆子(要是在后来,想都不想,一看已然晚了,继续睡),由于怕老师点名,都会马上爬起来,在食堂随便抓个面包之类的东西,一边啃一边往教室跑。 一天,上网络技术又是晚起了,东西都没有顾上吃,直接奔向教室。这回,在教室门口正好碰到查尔顿。这家伙,还真悠闲,一边听着随身听,一边蹑过来了:“嘿,你丫的也起晚了啊?” “你不废话嘛,一大早除了睡觉还能干嘛,你以为迟到好玩是吗?” “怎么样,吃了没?” “没呢,没顾得上。行了,快进去吧……”   其实吧,一般迟到的话,也没有什么。只要安安静静走进去,找个位置坐上就行了,老师也不会有太大意见,继续上他的课。而且上我们网络技术的黄教授为人和蔼,每天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更不会说什么。 但是,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二愣子,披着衣服,听着随身听,脚上还踩着拍子就冲进去了。老黄看到这架式,顿时怒了,一拍桌子:“干什么呢,迟到了的,给我站后面去!” 查尔顿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摘了耳机,瞪着他那小眼睛,在那儿愣了一下,待老师重复一遍后,老老实实跑最后站着去了。 走在后面的我一看情况不对,把已经跨进教室的一只腿立马收了回来。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转头就走,找了个自习教室偷笑去了。 事后查尔顿郁闷地说,小学罚站,中学罚站,没有想到到了大学了,还要罚站……哈哈,我想这种事情,也要有一定福分的人才遇得到吧。嘻嘻,查尔顿,相信你不会忘了黄DJ吧? 说到上课,我们班的老牛真是称得上楷模。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忠厚老实,还曾经当过我们班的老大(就是班长),绝对的Mr. Right。跟在我的印象中,整个大学前三年他总共只旷过一次课,不过可怜的他旷的唯一一节马克思主义哲学还被老师点到了…… 至于我,课旷过不少,但被点到的时候也就那么一两次。所以说,如果旷过三四次课的,就不要怕多旷那么三四十次。当然,话说回来,旷课毕竟是不对的,会严重影响到我们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关系到我们日后能否成为建设社会主义的人才,所以作为一种调剂就行了。 有时候一个寝室兄弟几个早晨赖在床上,都不想去上课,但又害怕被老师点到,千方百计想抓一个“同流合污”,互相试探、勾引着对方:“你丫要是不去,我也不去了。” “别,你要是不去,我也不去……” “……” 这个时候,只要有一个人拍板:“操,今天就是不上课了” 于是,整个寝室的决定就这么诞生了。 其实,有时候偶尔享受一下逃课的罪恶感,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至今很怀念那种逃课的感觉,只是我后来当了班长,上课的老师没事就找班长问这问那,就更没有机会了…… 最后,估计一下我本科期间的到课率:90%+,应该还是个比较高的数字了……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12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背起书包上课堂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背起书包上课堂    军训结束,马上进入大学的课堂,开始体验与高中完全不同的课堂生活.不知道什么开始,中国学生几乎都把上课当成了一种负担,本人也不例外,只要一听说**课因故取消,就像是天上掉了馅饼下来,乐得不行. 但是刚进学堂,往往是立足了大志,决心要好好干一番的.大家的学习积极性空前的高,不仅每一节课必到,碰到一些比较重要的课,还必须得要占位置.于是许多人加入了"占位"的大军中,开始还只是每天早一点去,过了一段时间,估计是懒得早起了,头天晚上就去把书放上.事情发展到后面,干脆扔一本"毛泽东思想概论"或"邓小平理论"之类的书在座上(更有想法的,用卫生纸,一路在桌子上铺过去),在封面写一行"每周*,第*节课到第*节课占座专用",一劳永逸了. 那时候经常和我在一起混的查尔顿看不下去了,号称善良的人们不能再这么被欺负,要采取一点行动.这天津来的家伙,大一是住在我们寝室对面的,不过后来也成为了我们寝室的一员,写字画画都不错,长得和正人君子一样,但说他是我们寝室最龌龊的一员,应该其他人是没有什么意见了,什么事情都想得出来,于是……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在上玩自习后,我们两人来到了教室,果然前几排的座位上已经整齐地放上了明天要派上用场的书。哈哈,这下可轮到我们动手了……这回,我们义务给教室来了个大扫除,地上不太清楚,但至少桌子上是干净了。 两个人每人抱了一堆书乐呵呵地跑回寝室,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这一堆东西,怎么处理?所谓“毁尸灭迹”,查尔顿一不作二不休,找来个铁桶,一个字:“烧!” 顿时,凉台上火光冲天,我们把这些“毛概”、“邓论”化作一缕清烟,送给另一个世界的人,让他们也享受一下我们社会主义的“精神文明”。 这次的收获还真是不少,一把火烧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完事后,查尔顿往桶子里面打了一勺水,我把这堆东西往垃圾房一倒……任务顺利完成,至少我们是这么认为的。 问题解决后,我们还沉浸在兴奋之中,讨论着刚刚做的好事情,就在这时,听见有人在外面叫: “不好了,起火了,起火了~~~!”        我和查尔顿走出寝室,看看发生什么事了——果然,从垃圾房传出一股浓烟。        “你刚刚是不是把烧剩下的灰都倒在那儿了?”他紧张的问道。        “……你不是已经往里面浇了水了吗?”        “……”        已经没有时间废话了,我们马上冲了进去,我一阵乱踢把已经烧起来的垃圾踢开,查尔顿则手忙脚乱地提来一桶水,往上面一浇,火势去了一半。剩下的,我们也顾不上新穿的鞋子,把余下的火星踩干净,最后还好好检查了一次,确认再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等我们走出垃圾房时,楼道里面已经全是烟了,一些没事出来闲逛的同学以为起火了(事实上也确实曾经发生过),开始乱喊……我们连忙又开始了“安民”的工作,并把能打开的窗户全部打开,并一直守到烟全部散去……        再到今天,还有点后怕,当时如果晚去几分钟,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也许因为一时的疏忽,自己的生活会完全改变。不过,我至今也没有后悔烧了那堆东西。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8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记录我们的大学生活:引子

引子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很早就想开始写一点有关自己大学生活的文章了。原来随手写过两篇,后来由于放假又停下了。我一直以为,回忆也是一种财富,只是这种财富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减少。现在自己本科毕业已经快一年了,想来已经有许多东西忘却了吧。觉得如果这样一直忘下去也挺可惜的,干脆自己用笔,趁着许多的情景依然清晰,把尽可能多的东西记下来吧。  至于到底怎么写,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就行了。也许会有有趣的故事,也会有不愉快经历,会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总之,把四年大学的感受与体会记录下来,在几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后,当我再看到这些文字,能为自己曾经拥有过如此绚烂而充实的时光,为自己曾与如此多的兄弟姐妹们一起生活、奋斗过,为自己曾在那片活力四溢的土地上留下过足迹而感到一丝欣慰,那么我今天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如果偶尔有人看到,能勾起他对往日的一点回忆,那么则是我最大的荣幸了。  我不是作家,甚至连写作文都写得不怎么样,所以不会虚构——在这里,我只记录真实的故事。但是,我一直认为,真实的故事,是任何作家都虚构不出来的吧。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6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宿舍篇]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by 甲子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经过一天半的奋战后,今天终于是把自然辩证法考完了。本来对自然辩证法还有点兴趣,不过一想到要背书就晕了,看到就有种反味的感觉。中国的教育就有这么厉害,可以让你本来感兴趣的东西变得枯燥无味,只想扔之而后快。呵呵,不过今天终于有时间继续写一点了……)         我们大一的寝室在七楼,可真是好风景。特别是晚上的时候,几个人坐在阳台上,买点花生、瓜子之类的小东西,边吃边聊天。凉风习习,远处是湘江三桥,车水马龙,沿江风光带也是把湘江点缀得别样的迷人。    不过这样的时候并不多,因为更多的时候比较习惯于去对面的寝室——哈哈,那边是女生宿舍嘛……而且,很爽的一点是,那不是自己的寝室,所以做点出格的事情也不用太担心——反正也不是丢自己的寝室的脸。更有甚者,不知道谁从哪里弄了一个望远镜,看起来更加清楚。不过对面的女生的警惕性也越来越高,所以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等我们装备上了望远镜时,她们也纷纷用上了窗帘。这正好应证了自然辩证法中系统在非平衡中寻找有序的原理,所以一直以来我们的收获也仅限于和出来晾衣服或打电话的MM们打个招呼而已。不过后来发现走上阳台的MM也越来越少了,急得我们寝室陕西那哥们在阳台上狂吼“安红,偶想你~~~¥%¥#…#¥”(注:此句应采用标准的陕西话发音,如果没有听过可以参考电影《有话好好说》中张艺谋对着楼上喊的镜头)。    久而久之,我们和对面的寝室的MM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为了感谢我们的存在,大大提高了她们的警惕性,为以后走上社会积累了经验,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她们在她们阳台的门上贴出了至今让我们感动、并且久久不能忘怀的三个字–“不要脸”。所谓礼尚往来,为了回报我们的诚意,天津那哥们也作了一张画,画中我们深情地伸出了我们的一支手,并竖起了最长的那个指头……    最热闹的时候莫过于有时候晚上停电了。这时候,男生宿舍的各种手电筒等各种可以发光的物品纷纷上阵,并对准了对面的女生宿舍。如果没有见过这场面,可以参考一下老电影中日本鬼子那到处乱晃的探照灯……只是日本鬼子那个通常只有一两个,比我们的差远了,我们少说也有一、二十个。如果哪位女生想享受一下歌星一般站在聚光灯下的感觉,这个时候站到阳台上来就行了。       不过可惜的是从来不知道那位贴出“不要脸”三个字的女生是谁,自从搬了宿舍后,对面的那些女生们也从此再没有过接触。我想,就算是走在学校里面,擦肩而过,也不会认出对方的。人生就是很奇怪,我们成长的路上,会遇到许多的人,就算只是一面之交,甚至不曾见过,而只听到一点声音、看到一行文字,也可以给你平淡的生活带来乐趣,有的甚至会改变你生活的轨迹。不知道她们是否会记得这些偶尔骚扰一下她们的、“不要脸”的男生呢?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4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宿舍初体验[宿舍篇]

宿舍初体验   by 甲子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这几天忙着搬宿舍,累得不行,所以Blog也没有来更新。宿舍是新建的,挺漂亮。就是住在六楼,高了一点。看来每天可以多锻炼一下身体了。^_^   进入大学,离开了家庭,宿舍就成了每天生活的一部分。几年的大学生活,宿舍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由于种种原因,搬宿舍是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每个宿舍都留下了不同的故事,但相同的是,留在记忆中的美好回忆。四年经历的欢声与笑语,虽然也免不了有不和谐的音符,但每一点都是值得珍藏的。这也算是我写也这点东西的目的之一吧……   第一次住进学校的宿舍是在大一。刚刚入校,过上集体生活的我对一切都是那么好奇,而一切都是那么让人激动。寝室是很现在常见的公寓式的:上面床,下面是电脑桌和衣柜,另外带个阳台和洗手间。本科时期虽然搬过好几次地方,但宿舍的格局都基本差不多,住着挺舒适,应该算是比较幸福的了。但我一直认为,住什么样的宿舍倒不是重要的,真正幸运的是,遇到了那些一起与过渡过了四年的兄弟们。   宿舍最开始是四个人,后来变成五人,到最后是六人。呵呵,队伍是越来越庞大,宿舍也是越来越热闹。人员是来自四面八方,除了我以外,一个湖南的,和我一样干瘦,学习特别努力,平时不太说话,但干活努力;     一个北京的,186的大高个(呵呵,如果没记错的话~如果说少了,JS可不要怪我呀~),可能是由于太长了,同时立起来重心太高的缘故,他在寝室撞头(即用头撞墙、撞床、撞桌子等等一切可以接触的东西)和从椅子上摔下来的次数全寝室第一。如果你在寝室打游戏打得正高兴时,突然听到一声巨响,随之接着一声惨叫,那么就是他从椅子上摔下来了。     一个天津的,喜欢健身,我们曾讨论过他的胸部里面塞的是什么东西(这也是我唯一一次讨论男人的胸部)。什么黄段子以及龌龊的话在他口里面都能说出来,我现在也就向他学了一成的功力,结果还经常被现在的同学称之“语出惊人”(TB,是你害了我呀~)。     一个辽宁的,足球特强,同时我们号称“铁人”,因为他经常可以在连续几十小时不睡觉后还连续踢N场球赛。而且看连续剧也是追求一次看完(经常是四十几集的那种,通宵看)。     一个陕西的,我们寝室年龄最大的一个,我们偶尔称之为范老大,不过也叫“呼噜娃”,因为他是我们寝室唯一一个打呼噜的。经常说一点经典的话,我记得有一次寝室讨论某个问题,说到某件可以创收的事情,讨论正热烈,沉默了许久的他突然来了句:“他们那么多赚钱呀,一个寝室就是八块,一百个寝室就是一百八” “%……¥%&%!&×……”   大一的寝室在七楼,比现在的还要高,更加有利于锻炼身体。不过那时候借着高中时那经常运动的体魄,就算扛着一大瓶的桶装水奔上七楼也一点问题没有。要说我们那七楼的寝室,那可真是好风景。楼下不远是农田和菜地,一眼看去绿油油的,再远一点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湘江,特别是在汛期来的时候,仿佛是一条银带飘向远方。再远一点,可以看到连绵的岳麓山,在云中若隐若现。至于对门寝室,“风景”更好,正对的是女生寝室,而我们楼层又高,视野又开阔……于是可以和天津那哥们一起在他的床上坐南朝北,指点江山(那时候他还没有和我一个寝室)……可惜的是,什么有“价值”的也没有看到过。不知道他在那里可以随时观察,有什么收获没有。<待续>        今天先写到这里,搬了家,感觉很累,还要准备自然辩证法的考试。shit,竟然要闭卷考……从高中毕业会考以后再也没有背过政治,现在读研了还要来背……真是越来越退步了。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9 Comments

似水流年–回到母校[图]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自己的博客自从开通后,基本上再没有更新过,地址也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自然也不会有人来了.不过还是很奇怪,怎么会有了80多的访问量 .    趁着元旦, 回了趟自己的母校.回到那个奋斗了四年的熟悉的环境,见到了许多陪伴了自己四年的同学们,感觉就像回到了家一样.和同学一起到熟悉的食堂吃饭时,习惯性地往口袋里去掏餐卡,突然发现已经不是曾经熟悉的那一张.不禁苦笑了一下…半年后再回故地,自己已经不再属于这片地方了.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酸酸的感觉.    回来后,翻出了离校前照的照片.一张张笑得像菜花一样灿烂的脸上,写下的是放荡与不羁.回想到的是离校前经历的笑容与泪水.什么时候才能像当年一样,一起再卧床扯蛋,一起在寝室打着游戏,一起讲起那些带点黄色的笑话呢?~~~~~也许就算有机会再次相聚,也不会有当时的心情了… 离校前的一晚…将还没有走的同学都叫到了寝室…不记得喝了多少酒,只记得满地都是酒瓶..也许模糊的不仅仅的是镜头…   再传几张离校前几小时照的照片: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2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