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乱弹

中招了……

今天收到肌肉一条莫名其妙的消息。这家伙,平时看不到人,一有消息就不是什么好事情……原来玩游戏找到我了……   游戏规则:被点名者需要在自己BLOG上回答出前面Blogger提出来的所有问题的答案,并自己命题多出一题,然后把题目丢给另外五个人,并且到这些人的留言板上留下:“你被点名了。”这五个人需在自己的BLOG开头FROM处,注明是从哪一个BLOGGER那里传来的题目,然后写下答案,并另写一个问题,再去贴另外五个人。    1.  最近在看的电视———超女06 ,好失望    2.  最近在做的事——学车,毕设,聊mm    3.  最近在听的音乐———Far away from home    4.  最近在吃的东西——拉面 胃不舒服 养养胃    5.  最近在看的报刊——经济观察报纸    6.  最近关心的话题——身体    7.  最近常去的地方—— 杨柳青驾校训练场    8.  最近常想的异性——没有,期待有个    9.  最近最想做的事—— 赚钱   10.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乱弹 | 5 Comments

祝大家“五一”快乐

    哈哈,又是五一长假了,相信各位都摩拳擦掌准备大玩一翻了吧~~祝各位玩得尽兴,游得开心~~~当然也要注意:安全第一!!     至于我,也已经计划好了:和在广东的几个同学聚一聚,如果有时间,还有老板交待的几个关于磁盘格式的文档要完成(我当然希望最好是没时间)。     总之,如果出太阳,就出游;如果阴天,就运动运动;如果下雨,就打打牌,看看电影;如果又出太阳又下雨,就去教室上自习~嗯~不错,就这么定了!     五一要是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回来与大家分享。

Posted in 乱弹 | 2 Comments

群众的呼声[图]

      前些日子发了一篇“真想炸了学校的广播站”(见http://blog.sina.com.cn/u/53a185ad010001tk),痛斥学校广播站的种种罪行。不过看来还有人更加沉不住气了,于是在宿舍楼下看到了上面的“倡议书”。   其实我的抗干扰能力比较强,本学期开学以来已经很少被那广播吵醒了,不过为了表示对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我还是在“万言书”上签下了我的大名。不过说实话,我对此并不报太大的希望,因为学校那些官僚们他们自己反正也听不到,不能体会其中的疾苦,估计还会来一番“循循善诱”,说什么“早睡早起身体好”,云云。不过那些BULL SHIT总归是用来哄小孩子的。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会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的……

Posted in 乱弹 | 3 Comments

跳楼不息

  今天又看到新闻,旁边的华农大一女生跳楼身亡。   这已经是一周以来,第四次听到这样的消息了。一周内一个学校跳楼的达到四人,而且其中有两名是研究生,这不说绝后,至少是空前了。   我想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是很难理解那些跳楼的人们的想法的。其实平时没有事的话,跳跳绳,跳跳橡皮筋,既能锻炼身体,又没有危险,多好啊,何必要找那么高的楼跳呢?如果想验证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或者加速度定律之类的,也完全不用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找点啤酒瓶、热水壶之类的往下扔就行了,还能听个响。虽然有破坏卫生的嫌疑,但比起拿起自己往下扔,多数人是没有意见的。其实,当年伽俐略从塔上扔了两个球下来就闻名于世界了,而今就算四人一起跳下来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的名声。   其实拿死者这么来调侃好像并不是很好,毕竟死者是应该被尊敬的。但面对这几个,我却做不到。一个个大学生、研究生,背负了家庭多少的期望,倾注了亲人多少的心血,花费了国家多少的人力和财力,在即将走向社会,为国家做出贡献,为亲人分担烦恼,为家庭扛起重担的时候,却因为一些小小的不如意,选择了如此不光彩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岂止是不负责任?这是相当的不负责任呀。在享受了这个社会给他们的关怀与培养后,等待着他们为社会尽一份力时,却选择了退缩,留下的只是带给亲人的痛苦和社会的遗憾。早知道这样,在出生的时候,就把自己做掉得了。   以上言论有些偏激了,但不吐不快,希望再也不要听到类似的消息了——虽然可能性不会太大。最后,还是希望死者安息吧,虽然上天堂是不太可能了,至少不要跑地狱去了……那上哪里去?鬼知道,我还以为你们跳之前想好了的呢。

Posted in 乱弹 | 11 Comments

第一次戴隐形眼镜的感觉:想死!!!

第一次戴隐形眼镜的感觉:想死!!!   为了以后运动时能方便一点,昨天终于下定决心去配一付隐形眼镜.来到眼镜店,一切都很顺利,选镜片、讲价、付钱。只是在店员教我如何配戴以及摘取时,估计是那家伙是为了方便,满怀信心地告诉我这东西很好用,而且说我眼睛比较大,戴的时候把眼睛睁大一点就OK了。我当时也没多想,就让他示范了一下,给我戴上就走了——而马上我就为这个决定后悔了。  晚上回家取眼镜时,发现别说就那么睁着眼睛,就算是用一只手用力拉开上下眼皮,在用另一只手去取时,眼睛都会不由自主地眨来眨去,好像没有长在我身上一样。现在才发现,用自己的手捅到眼睛里面是多么的变态。不过没有办法,对镜子,用手捅了半天,恨不得眼珠都快要瞪出来了,终于是把那两块塑料片取了出来。而对着镜子看一下我可怜的眼睛,已经是又红又肿了~~~  今天上午,准备戴时,遇到的第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我已经分不出那一面是正哪一面是反了。虽然店员说正面的话比较像一个碗状,但我看来看去,怎么都是像一个碗啊~~~没办法,碰运气吧……又是和昨天晚上一样忙了半天,中间眼镜掉了无数次,花了半个小时,终于算是戴上了——还只是一只眼睛……  不知道哪位有比较好的分辨眼镜正面和反面的方法没有?看我这么痛苦,告诉我一下吧……  唉,晚上了,该取眼镜去了……     差点忘了,祝各位元宵节快乐~!!    

Posted in 乱弹 | 12 Comments

年度五大经典镜头[附图]

昨日中学同学聚会,小的担任了拍摄任务……现评出五大经典镜头,哈哈,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啊~~~~   年度最嚣张表情     年度最猥琐表情     年度放电最具魅力表情     年度最Cool发型     年度最佳Pose

Posted in 乱弹 | 8 Comments

真想炸了学校的广播站[附图]

真想炸了学校的广播站      自从1月15日搬到新宿舍以后,一切都好,但是由于新的宿舍位于学校的中间位置,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出现了:学校的广播每天早晨六点半会准时开始狂吼!!!!开始两天估计是太累了,只听到室友抱怨,自己未曾亲耳听到。而今天早晨,我是准时被叫醒来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那该死的“新闻与报纸摘要”!!!!内容也是空洞无物,又是×××到某地访问之类的事情。声音果然是大,就想是在耳朵边放一样。很奇怪头两天我竟然没有被吵醒。没办法,耐着性子听完又继续睡。   不知道谁出的主意,一大清早放广播,来强奸我们的睡眠和耳朵。和一个同学聊起这件事情时,他说他去楼下找了找那个喇叭的位置,硬是没有找到。我想,呵呵,要是让能让你找到了,那喇叭估计早就不存在了。这时候突然特别想念我们的拉丹大叔。他在其它地方乱扔炸弹到处被骂,还被追得满世界跑,他要是做点好事,把我们学校那广播站炸了,保证有人拥护。听师兄说,习惯就好了,等达到一定的境界,就听不到了。真想那样的境界早日到来啊~      明天最后一门考试,后天就回家了,事情挺多的~~呵呵,最近可能不能经常来更新了……   趁着寝室刚搬进去,还蛮干净的,照了照片留念一下~~呵呵,以后估计难得有这么干净的时候了……   刚开学时住的寝室~~和上面的一对比,好暗啊~还不如本科时候住的。不过大伙几个过得也挺开心的……    

Posted in 乱弹 | 10 Comments

庆祝Blog访问量达到1000

    从正式开始更新到现在,不到一周的时间,访问量已经达到1000~~哈哈,对于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成就,特做个记号纪念一下。     昨天实验室停了下电,等来电时,发现我可怜的网卡已经不幸牺牲。从此,上网极为不便~~~上个网还要先从师姐的机器上抽网卡~~~终于发现了没有网络的痛苦……     强烈遣责技嘉的主板~~!!!  P.S.网卡是主板集成的

Posted in 乱弹 | 4 Comments

关键词:研究生 扩招 40万

By 甲子       今天看到的新闻,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教育部公布了2006年的招生计划。其中,2006年普通本专科招生计划初步安排530万人,其中本科260万人;研究生招生计划初步安排40万人,其中博士5.6万人。与2005年相比,招生人数又有上升。     比较一下往年的数据:        2000年:6.5万        2001年:9.1万        2002年:15.9万        2003年:19.6万        2004年:27.49万        2005年:32.49万        2006年:40万        2007年:????     从数据上看来,中国的研究生教育真可谓是“篷勃发展”,在短短五年内,招生人数增长了六倍,而报考人数也是年年攀升,从2000年的39.2万到了2005年的117.2万。走在教室,拿着考研英语、政治、以及各种专业书籍在疯狂地啃着的不知道有多少;各种考研辅导班也是场场爆满……于是,大学校园里面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今天你考研了吗?”。在考研运动以及读研运动日益火爆的今天,同时也传出了其它的声音:     北京大学校长许智宏说:“研究生入学考试应该取消。”    著名画家陈丹青以一纸辞呈拷问研究生考试制度:美术专业招的学生应该是艺术家苗子,为什么非得达到标准要求的政治、英语成绩?作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特聘教授,陈丹青精心挑选的博士生和硕士生均因政治或英语成绩不及格而被拒之门外,他因此长达四年招不到一名研究生。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发表公开信,宣布暂停招收硕士研究生。    更令许多人不解的是,清华大学博士研究生王垠公开其《对清华大学的退学申请》,跟清华说了声“GoodBye”,就这样给社会扔了颗炸弹,然后轻轻地走了。    有人甚至在网上说:自己读研,就是在自习教室里面买个座位……       虽然外面闹得热火朝天,而我,作为这读研热中的一分子,就像是在台风的中心,凭别人议论得怎么热烈,自己依然按步就班地过着平静的研究生生活:上课,准备考试,在实验室完成导师的任务……一个学期就要过去了,感觉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累。    这累,我也说不清是好事还是坏事。记得还是暑假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入学,就积极响应导师号召,来到学校进行某海关教育管理平台的开发工作。连续一个半月的时间,每天要在电脑前坐差不多十二个钟头,中间只休息了两三天,以至于有段时间看到电脑都会感觉到反胃。后来开始上课,实验室导师分配的任务也少了,也轻松了一些,但基本上每天还是过着教室-实验室-寝室-食堂四点一线的生活(哈哈,可以自我安慰一下,比本科还是高了一级,毕竟多了一点)。然后是准备考试,再是考试,直到现在等待放假回家。    累,说明至少还是有事可做。如果说读研每天过着神仙一样悠闲的生活,我想是不正常的。经常可以上网看到或者听到有的导师带的研究生动辄几十,一个学期下来有的学生连导师的面都见不到……所以也庆幸自己还算是有事情可做,不至于是“在自习教室里面买了个座位”,让大好的时间白白浪费。想来如果这样三年下来,还是能够学到一点东西的。        但是三年后,我又该要去做什么呢?说实话,我不知道。说出这样的话,对于一个已经读到研究生的人来说有点可悲。但是,我想,也许有许多人和我一样,对自己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位,也没有一个清晰的目标,而只是随波逐流,一路往上读就是了。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笑话:     学士上面是硕士,硕士上面是博士,博士上面是博士后,那博士后上面呢?    如果你够勇敢再读2年是勇士,读5年是壮士,读7年是烈士,烈士以后呢?    教育部会推出圣斗士,读满2年是青铜的,5年是白银的,7年是黄金的!!    毕业后愿意再读的女孩子有机会考取–雅典娜~~       也许,有时候搞清楚自己想干什么比读书更重要,不然一不小心,不明不白就成为了“烈士”(我不是女生,看来没有希望成为雅典娜了)。虽然烈士是很光荣的,但怎么说,读这么多书,学这么多东西,不能随便就“牺牲”了,怎么也要留下有用之躯,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嘛……     说了许多,不知道自己讲了些什么。因为这个问题我自己想都没想明白,别说用语言表达出来了。最后是一则笑话,开心一下就好^_^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乱弹 | 6 Comments

上传照片…

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照片, 只有随便找了张, 从上面剪了一块下来…可怜…真是有损我那光辉的形象…下次一定要搞一张好一点的上来.. 发现Sina很不公平,小平老师的Blog后面的地址是自己的名字,而我的是一大串数字…我自己都不想去记,更不用说别人了…这么一来更没人来看了…唉…

Posted in 乱弹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