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乱弹

[杂记 2008/1/19] Master && 冷静

     生活依旧是平淡. 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拿到了法兰西国家硕士学位的证书—虽然去年7月就已经通过答辩, 但看来法国人还是继续着他们慢条丝理的作风. 一张纸拿在手中, 轻飘飘的, 心中并没有感到它和其它的纸有什么不一样. 大概唯一有一点特别的是, 能让我想起一年前的这个时候, 那被堆成山的各种资料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感觉. 在当时看来, 是多么痛苦的日子, 唯一的希望是每天快一点过去. 时光如梭, 一年过去, 再回过头来看时, 却是那么的坦然.     三年后, 拿在手中的, 还是一张纸; 而在心中的, 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不知道. 也许这才是生活的乐趣所在. 以一张纸之轻, 又承载多少东西呢? 只需将其压在箱底, 大概在多年后偶尔翻到时, 里面装满的只是回忆.       这一周, 看到网上看到消息, 安徽的一名叫冷静的大学生回家时, 因被挤下站台轧死…一个生命如此消逝, 同时伴随的还会有一个家庭陷入绝望. 乘车的代价,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乱弹 | Tagged | 6 Comments

开始怀疑某些法国人的人品

       来法国后, 基本就没有写过什么东西了. 只是最近几个星期,发生了几件事情,有些称得上离奇,不吐不快.        首先是前一周,我们大卫同学兴致勃勃去游泳馆游泳,号称为社会主义建设强身健体.脱鞋,进泳池,畅游了一翻后,临离去时,竟然发现鞋子不翼而飞了.我想,当时的心情大概可用哭笑不得来形容了:哭,应该是损失了一双七十几欧的鞋子(才买没有多久);笑的话,至少还可以庆幸一下来时穿了双拖鞋,不至于要光着脚回去.        之后,本周,同在一个实验室的玮殷同学在公车上不幸遗失了钱包.钱包内有现金10欧,另有包括居留卡,学生证,信用卡,乘车卡...大概除了护照之外的证件都在里面了.向公交公司和法国"公安"报了遗失后,至少到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        然后一件就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了.周六去超市购物回来,顺便去邮局寄信.队还挺长.于是进门后将提着的几瓶牛奶放在了大厅的一个角落里,因为实在是很沉.排队,称重,交钱,写地址,还和一个对中国很有兴趣的黑人大哥聊了会儿天.等回头来找牛奶时,那整整六大瓶一升的牛奶竟然也不见了.我的第一反应不是丢了牛奶多心疼,而是:乖乖,六大瓶牛奶,十好几斤,还真是舍得提...               在连续几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之后,至少在我心中对法国稍带点天真的乐观已经慢慢褪去了.至少,在中国,在我游泳时还没有发现过丢鞋的事情. 而我放几瓶牛奶在那里,也不至于要时时盯着.想来是万恶的资产阶级要千方百计阻碍社会主义接班人成长, 一方面不让其好好锻炼身体, 另一方面, 使其不能摄取充分的营养. 丢钱包的事情在中国经常有,但我比较幸运,本科时候遗失过两次钱包,但里面的证件都有人送回来了(钱当然是没了的).        实事求是地说,如果用中国的标准来衡量,法国可以算得上是 “和谐社会”了. 正因为如此, 自己也慢慢放松了警惕, 于是忘了无论是在什么样的地方, 都会有精英, 也少不了人渣. 记得在意大利旅行时, 十天的旅程里, 至少有三次看到有人在路边 “撒野尿”. 有一次, 甚至是在罗马中央火车站广场的路边. 在我的印象中, 在中国, 就算一年也难得见到三次这样的景象. 就算有, 也是在自己走进的某个偏僻角落. 要在火车站广场想见识一次, 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西方之开放,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乱弹 | 6 Comments

报告近况

报告近况        很久没有来更新BLOG了. 新年本来是打算一个人留在南特过的, 但最后时刻被杨少和徐主席拉上了去意大利的飞机. 回法之后, 由于台湾地震引起的海底电缆中断, BLOG也一直上不了. 再加上最近的一个月都在疯狂地准备考试, 称得上是学生生涯以来最暗淡的一段时期, 更没有时间来管这些东西了.     不过幸运的是, 在经过了一个月体力和精力的透支后, 终于算是考完了. 不管结果如何, 总算是可以稍微休整一下, 然后马上投入到下一阶段的实习中. 下面的五个月将在实验室渡过, 专注于AD HOC无线通讯协议的研究.     在意大利旅行的照片, 我会慢慢发上来…呵呵, 大家可以持续关注…目前还处于考试后的虚脱状态, 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的感觉, 休息去先…

Posted in 乱弹 | 5 Comments

我的第10,000位贵客?

    哈哈,蒙广大朋友的热爱与支持, 本人的Blog马上就要达到10,000的访问量了. 为了感谢大家的关注, 我想对访问蔽舍的第10,000位朋友表达特别的感谢–我将送出一份精美的礼品.呵呵,至于送什么东东, 等我知道了哪位是第10,000位客人再”量身定做”吧.    近期来到我这里的访客, 请注意一下左下方的计数器, 如果正好是10,000的话,机会可不要错过, 把图片抓下来, 发到yi.jiazi@gmail.com就行了. 抓图的操作如下:    按键盘右上方的”PrtScr”键–>打开”附件”中的”画图”–>点击”编辑”菜单中的”粘贴”–>点击”保存”, 给文件命名, “保存类型”为JPEG. 然后把文件发给我就行了.    注意, 抓到的图请不要进行裁剪,以及大小的调整,一定要有计数器和系统的时间哦, 像这样:    哈哈,祝大家好运 ;-D

Posted in 乱弹 | 2 Comments

我的世界杯印象

德国的重新崛起 作为本次世界杯的东道主,同时也是我最终爱的一支球队,德国在经历了世纪之交的短暂低迷后,终于再次向世界宣布自己的回归。克林斯曼带领他的年轻队员们,在赛前几乎全德国都在妄自菲薄的情况下,闪击瑞典,力压阿根廷——如果说2002年进入决赛还是“运气好”的话,那么本届世界杯则充分展示了年轻一代的实力。 虽然在半决赛中最后时刻败给意大利,但德国留给我们的是无限的憧憬。意大利的胜利令人信服,但没有人批评德国的年轻球员们,因为他们从个人能力到大赛经验都比对手要差一大截;也没有人批评克林斯曼的用兵,要知道,十几年前克林斯曼还在国际米兰踢球时,里皮就已经开始拿起教鞭了。他们依靠自己铁一般的精神走到了如今这一步,给他们的球迷献上了一届精彩的世界杯。   是告别,也是开始   巨人的握手,感动的瞬间   齐达内说:“我顶你个肺” 没有人知道决赛中加时赛在齐达内和马特拉齐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一代大师选择以这样的方式告别,未免有点让人感到遗憾。法国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被拖入了点球决战,最终落败。是否断臂的维纳斯更美呢?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不可一世巴西死于骄傲 在世界杯之前,大概除了巴西,没有人会想过有第二支球队会获得冠军——很遗憾,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后果可想而知了。中国的古人是很有智慧的,几千年前就知道了“骄兵必败”的道理,而巴西人却在关键时候没有想明白。在小组赛和淘汰赛在弱队身上赢得了几场丑陋的胜利后,最终还是卷起铺盖回家了。   胜利与失败,只在一线间   黄健翔激情一吼 在意大利对澳大利亚的比赛中,比格罗索最后时刻创造点球更让人一震的,大概就是黄健翔的激情解说了。网上顿时也吵翻了天。事实上,早在96年欧洲杯的决赛上,老黄就曾经“激情”过一次,至今让人印象深刻。足球本来就是激动人心的运动,何必要搞得想老宋一样去“炒豆子”呢?   韩国: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韩国负于瑞士,于是韩国装出一副受人欺负的可怜相,认为“裁判偷走了他们的胜利”。可惜的是,没几个人鸟。我也希望能有亚洲队能出线(日本除外),但这种事情发生在韩国身上,估计拍手称快的人居多。在四年前韩国以近乎无耻的手段进入四强后,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人会觉得他们是受冤枉的。而后又有韩国人号召攻击国际足联的网站等等事件,只是让人看笑话罢了。建议他们去看看《无间道》,好好学学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日本遭遇黑色九分钟 日本对澳大利亚的比赛,在通过裁判的误判(事后主裁也承认这是个误判)攻入一球取得领先后,在最后经历黑色九分钟,连丢三球,成为仅次于德国点球战胜阿根廷的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正如刘建宏对日本调侃的般的解说:这一比赛,卡希尔让许多中国观众记住了他(连入两球)。   你还别说我愤青,我就愤日本了,怎么着吧。

Posted in 乱弹 | 3 Comments

做德国的球迷是幸福的

  今天凌晨,怀着一颗激动的心看完了德国对阿根廷的四分之一决赛。在德国队顽强而坚定的意志前,阿根廷人倒下了。这一夜,是幸福的。   总是有人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德国,因为他们死板,僵硬,既没有华丽的带球,也没有漂亮的过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如此。但是,足球是一个团队的游戏,德国的球队就像他们闻名于世界的机械一样,每一个零件都精密地动作着,看上去每一个都不起眼,加在一起却成为了一辆无敌的战车。   更值得敬佩的是,德国人所拥有的坚强的意志,正如他们国家的名称一样。已经不用列举有多少次德国在落后与被动的时候重新赢得了比赛,这位十二码前的巨人,借着他钢铁一般的神经,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对手。   最开始喜欢德国队,大概是从96年欧洲杯开始的。决赛中德国反败为胜加上黄健翔激情的解说,在我的脑海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在经过了九十年代末的低潮后,凭着永不言弃的精神,德国又迎来了他的春天。拉姆、波多尔斯基、施魏因施泰格,一个个年轻而有朝气的面孔,更是代表了德国队光明的未来。   在0:1落后于阿根廷时,我坚信德国人可以将比赛再次掌握到自己手中。事实证明,这群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小伙子们继承了他们前辈的传统,没有令我失望。     今夜,作为一个德国球迷,我是幸福的。在以后也是。因为,德国从不曾真正倒下。     P.S. 一场精彩的比赛,但有两个遗憾: 估计是经过了解说风波的原因,黄健翔的解说过于中规中矩,没有激情。 阿根廷是一个伟大的球队,但赛后的表现让人不敢恭维。输球不要紧,但阿根廷的反应有点输人了。       

Posted in 乱弹 | 14 Comments

略窥中科院某些研究员的学术作风

略窥中科院某些研究员的学术作风   前几日忙着准备本学期第一阶段的考试和面试,事情不少。在准备《电子政务标准》一门课的考试的时候,为了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SOA架构及相关实现,教授还下发了中科院软件所一位仲姓研究员有关SOA讲座的PPT讲稿。本想作为一位资深的研究员,其讲稿也应该是有一定水平的,哪知道我复印过来一看,却是令人大跌眼镜,如果没有戴眼镜的,估计眼珠子都得跌出来。 首先是讲稿的内容,仅仅是对SOA最基本的介绍,其中的概念大概在五年前就已经成熟,就像是在教英语的ABC一样。当然,我想了想,可能这就是作为介绍性的讲座,东西比较基础一点无所谓,毕竟就算是大科学家也是经常会去讲讲科普知识的。 不过等我仔细一看,讲稿中的错误简直是让人无法忍受。在十余页的讲稿中,平均每页都有两三个相当低级的文字错误(由于是PPT,所以每页也就一两百字):错别字、标点符号错误、句式不通或者有语病。错误之低级,让人不敢相信这是出于中科院的研究员之手。更有甚者,很明显,作者从网上抄袭了大量的文字和图片:图片是英文的,极为模糊;而文字则有的是从句子中间被断开,有开头没结尾,不知所云。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大哥,就算是抄,你也抄得有点敬业精神吧。” 当然,在最后,还不忘吹嘘自己一翻,在介绍“国外发展状况”时,写的是自己一名博士八年前写过类似的论文并得了中科院优秀奖,以及自己多次参加××会议云云。我当时就笑翻了:想吹牛就吹吧,和国外攀个哪门子亲呀。   以往,谈及中科院,总是要带着一点仰视去看的。在本科时,学校的各位科学院及工程院院士,更是让人敬佩不已:黄淀佐院士在讲座时谦虚严谨的作风;金展鹏院士几乎全身瘫痪,却在轮椅上完成了材料学上的重大突破;黄伯云院士十五年磨一剑,实现了炭/炭复合航空制动材料制备技术上的突破,结束了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连续6年空缺的历史。一说到这些,多少会让人激动,但现在出自这位“研究员”讲稿,却是对中科院的一种污辱。听讲课的教授说,这位仲“研究员”上次评院士“遗憾”落选,我想大概也是中科院一大幸事吧。 希望有一种可能是,这东西出自他手下某位蹩脚的研究生之手……但无论是什么情况,可以肯定的是,这位研究员在完成后根本是连看都没有看过,就搬了出来,才给了我这样的无名小卒在等待世界杯比赛,因为睡不着觉而闲到无聊之时一点发泄的机会。   甲子 2006-6-15凌晨两点,德国对波兰开赛前

Posted in 乱弹 | 1 Comment

我的答案

上次被肌肉点到,要回答问题,结果没看清楚意思,只回答了最后一个,差点被抬起来骂。这回可都是我自己的回答了哦……   游戏规则:被点名者需要在自己BLOG上回答出前面Blogger提出来的所有问题的答案,并自己命题多出一题,然后把题目丢给另外五个人,并且到这些人的留言板上留下:“你被点名了。”这五个人需在自己的BLOG开头FROM处,注明是从哪一个BLOGGER那里传来的题目,然后写下答案,并另写一个问题,再去贴另外五个人。    1.  最近在看的电视———已经快忘记电视长什么样了    2.  最近在做的事——学外语,上课,吃饭,睡觉    3.  最近在听的音乐———Run away    4.  最近在吃的东西—— 水稻    5.  最近在看的报刊—— 参考消息    6.  最近关心的话题—— 舍甫琴科的转会    7.  最近常去的地方—— 寝室    8.  最近常想的异性—— 一应要回答?    9.  最近最想做的事—— 休息   10. 最近身体情况——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乱弹 | 5 Comments

杂记

杂记   又有差不多十天没有来更新博客了。最近一周多的时间,仿佛每天都在忙忙碌碌,但回头一看,又不知道在忙了些什么,真是郁闷。   昨日看新闻,舍甫琴科已经决定离开AC米兰,转会切尔西。我对米兰的热爱,从读初中开始算起,已经有十余年了。在这十余年中,AC米兰有过巅峰的辉煌时刻,也有过落魄无比的悲惨赛季,但我对米兰这种近乎偏执的喜爱却没有改变过。而这十年中,有七年,是伴随着舍甫琴科一起走过的。在他为米兰效力的七年里,一个联赛冠军,一个意大利杯冠军,一个冠军杯冠军,一个欧洲超级杯冠军,一个意大利超级杯冠军; 两夺意甲最佳射手,同时获得2004年欧洲金球奖。这一切,很难说是米兰成就了舍甫琴科,还是舍甫琴科成就了米兰。但所有这些荣誉,不仅仅使他成为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射手,也给我们这些球迷带来了无尽的快乐。如今,一个时代将要过去,我们只能祝福他能继续他的辉煌。   上次拟定的复兴计划,打算每个星期进行三到四次的跑步锻炼,并没有很好地完成。不过主要还是因为天气的缘故:一周来,广州的雨是断断续续没有停过。特别是好几天晚上,跑步估计是没戏,在大马路上游泳倒是有可能。虽然没有达到预定的目标,但效果还是很好的。在上周六又踢了一场球赛,上场一个小时,表现还算不错. ^_^ 期末临近了,事情也开始多了起来。各种课程的文献翻译和论文,以及期末的复习,会越来越多。但是前几天,用了一个学期的笔记本不翼而飞了……一个学期的笔记也随风而去,这时候,就算撞墙也没用了。唯一值得庆幸的一点就是:还好,这个学期笔记记得不算多…… 周末去了猫科和颉的家中,发现这两个鬼小日子还过得真不错。周六晚上吃了颉做的晚餐,菜不多,不过很合口味。几个人坐在小桌前,有说有笑,很有家的感觉。庆幸不是猫科搞的菜,不然吃不下,还要被逼着吃完,生不如死了……吃完饭,打牌、聊天,进行到四点……sigh~~

Posted in 乱弹 | 1 Comment

复兴计划

    上周六,在同学的鼓动下,参加了班上的一场球赛。算一算,自从上个学期刚开始时凭着一点热情踢了几场之后,就开始挂靴,到现在已经有大半年了。重新穿上球衣,自然是十分兴奋,一大早起来就屁颠屁颠跑到球场。     许久没踢,考虑到体力会有问题,于是要求替补上场。     到了下半场,终于轮到我上场了,于是这也成为受打击的开始。     到第十分钟,有了几次冲刺后,开始有点喘不上气;     第十五分钟,左腿开始出现抽筋的预兆,没办法,只能在声上减慢速度;     第二十分钟,右腿开始出现抽筋的预兆~~再慢一点点——要是两只腿一起抽筋,到时候只能被抬下来了~~     第二十五分钟,在发边线球的时候,由于对场地不熟悉,往后退时一脚踩到水沟里~~就此告别本场比赛……       真是可怜呀~~回想起高中时候,满场飞奔,踢完一场再来一场都是a piece of cake,如今是半场都不到就开始抽筋。虽然说也准备活动做得不够也有关系,但更多是如今太缺少锻炼了。     痛定思痛,我决定从本周开始,每周里面要有三到四个晚上进行3000米左右中速跑(慢跑那是减肥的,对我极为不利),第一阶段就是到本学期末,作为身体复兴计划的开始。特此在这里请大家见证

Posted in 乱弹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