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9

瞎折腾

       最近一直在瞎折腾——说的是法国。        从圆明园兽首拍卖开始,就是闹得沸沸扬扬。两个国宝要公开被法国鬼子卖了,又是当年公然从圆明园抢去的,自然是会触动国人敏感的神经。说实在的,那两件东西,也就是当年园中的两个水龙头而已,比起其他许多真正的国宝来,也算不了什么。但如今之中国,已经不是百年前之中国——现在的意思很明白了,只要是当年不明不白从我这里拿去的,哪怕是个屎盆子,你也给我乖乖送回来。不想送回来,也不会让你在手里拿舒服了——这不,国家文物局和蔡铭超同志一起唱了一出双簧,好一个默契。虽然是有点不厚道,但对于强盗,有时候讲太多的道理没有用的。         三月份是藏独开始闹的时候了。但今年估计是主子们被金融危机整得够呛,动作比去年小了许多。西方的媒体虽然没有出现像去年那样集体发情的情况,但多少还是哀怨上几句。哪怕再自由的国家,都少不了“政治正确”这一说。在西方看来,在西藏问题上批评中国,就是政治正确的,至于其它什么事实呀、客观呀,都是不重要的。反对的声音可以有,但极少有人能够听到就是了。天下的乌鸦其实是一般黑的,不会因为生在法国就长出几根白毛。         自从中国取消了去年的中欧峰会,教育了一下萨科奇后,西方的首脑们是收敛了很多。特别是在当年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自己都吃不饱,没几个想去替达赖去背书,买这个单。在利益面前,他们之前吹的所谓“西藏人民的自由”也就是个狗屁。达赖就先老老实实在一边凉快吧,多活个几年,说不定到时候别人想用了还可以提出来。可怜了萨科奇,去了北京奥运,讨好中共; 又见了达赖,表明自己“政治正确”,想两边都吃定——哪想到中国人是最讨厌此种二五仔加墙头草的,于是这只鸡杀了也就杀了。        这边法国国内自己也是不安静。两年前法国人自己选了萨科奇这个二百五总统,如今又是自己成天罢工来反对。上个月才大罢工完,这个月19号马上又有全国范围的罢工和游行——公立学校封校、公共服务停止,学生想上课也上不成,想出个门连车都没得坐。大概这就是所谓“多数人的暴政”。其实这些出来叫的,到底是不是所谓的“多数”,还真是个未知数。有学校每周一投票,决定是不是封校。话说投票封校的时候去了2000人,有1200投了赞成,于是学校就被封了——可那学校总共有2万人。总之,有一部分人,借着“民主”、“自由”,把其他人给绑架了。说来说去,还是有钱人玩的奢侈游戏。        有人云,法国将公鸡当作国鸟,昂着头每天叫得挺欢,但却忘了自己是站在屎里面。        其实,作为在法国的留学生,还是很希望中法关系能往好的方向发展的,但无赖法国太把自己当盘菜了,对中国指手划脚。从日前两会放出的风来看,中国的态度依然是强硬——这年头,都是靠实力说话的。而另一边,要法国低下头,也不是容易的事……只能是再拖一段时间再互相找台阶下了。        自己这边,博士差不多过了一半的时间了,开始准备中期报告。总觉得自己做的工作还不太够,老板却总是十分满意的样子,感觉想加把油都使不上劲……还有半程,总之,领会胡哥“不折腾”的精神,好好努力吧~

Posted in 观点 Viewpoint | Tagged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