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6

[连载]那些草儿 之 南校●雨季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中午睡觉起来,发现屋外已经是经历了一阵雨。在这炎热的午后,就算是如丝的细雨,也能给人带来一缕凉意。一点轻风送来雨的气息,带着尘土的芳香,让我回想起了在南校的日子。 我想,对于我和我的许多同学来说,在南校的生活也许更具有特殊的意义吧。在那里,我们度过了懵懂的大一:远离了父母,没有了班主任,就连学校也有意无意将我们和高年级的学长们分开来,扔在了这个只属于新生的校区。 十七岁,是雨一样的季节,而陪伴我度过的,是雨一般的南校。在我的印象中,进校门的那条林荫道总是那么长,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荷花池的荷叶,在蒙蒙的雨中,总是那么绿;杉子的晕段子,总是那么多,可以讲到我们纷纷睡去;学校旁边的网吧,总是那么挤,电脑前坐着的是被通宵折磨得憔悴不堪的网民们,而宿舍的楼,总是那么高,以至于没有人想去爬,于是经常问的问题是: “去吃饭吗?” “去呀” “哦,给我打一份上来” “……”   那时候,刚刚告别黑色七月的我们,更喜欢把学习当作一种休闲。经常和查尔顿一起,跑到偏远的“南化”楼,两个人霸占一个教室,兴致来了就看点书,累了就躺在椅子上会一会周公。 那时候,在迷糊之中,满怀激情地去寻找着所谓“方向”,对面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积极,班干部竞选、参加社团、组织球队——后来才发现,这一切,正如许多人所说的,是为大一的Freshman 准备的。 那时候,每天晚上最期待的,不是某个MM是否来了电话,而是和寝室几个哥们一起,坐在凉台上,守在收音机前,等着听鬼故事。就算听完上床,大伙儿也不会消停,各自在被子里装神弄鬼——事实上,谁都知道,这既吓不到别人,也吓不到自己。 那时候,还会将辅导员的话当回事,偶尔也会正儿八经地去执行。而在后来,这样的行为只会让我们这些“老油条”笑话了。但是,现在想起来,辅导员说的话,许多还是有道理的。 那时候,离开了中学的同学好友,才开始真正地学会去写信。从不写日记的我,在信中记下自己的点点心情,寄向远方,与好友一起分享。 那时候,那一年,十七岁,在心中下过那么多的雨,可在记忆中留下的,却是蓝蓝的天空;在雨季,曾经有过那么多的彷徨和挫折,换来的是那么一点点的成熟。     南校,称不上是仙境,但也是恬静的。从我们的阳台望过去,也是难得的好风景 之 南校●雨季”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南校●雨季” />   偶尔会有燕子在阳台上休息,没有逃脱被“偷拍”的命运 让人想起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诗句之 南校●雨季”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南校●雨季” />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7 Comments

告别“挤牙膏”时代

     今日,将已经发在自己博客上的文章粗略数了一下,从年初“开博”到现在,半年多一点的时间,已经有差不多六十篇文章了。这对于那些乐于从文的人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是一个让我自己都会感到吃惊的数字了——要知道,在我本科四年的时间里,加上入党申请书以及思想汇报等等加起来写的东西(地球人都知道,那些东西是怎么出来的),一双手都掰得过来。 如果要我举出从小到大最讨厌做的事情的话,那么写作文应该算是头一号了。在以前的学生时代,老师布置写作文之日,就是本人痛苦之时。那时候的作文,不仅仅题目有限制,大抵还要求表现某某崇高思想境界之类,于是面对作业本,抓耳挠腮,数字数成为最大乐趣之一,而字数达到之后决不多说一句话。 记得很清楚,不论是老师还是父母,都用了一个很形象的词语来形容我写作文:挤牙膏。很显然,他们所说的牙膏不会是那种佳洁士的特大号家庭装,一用可以用个半月,涛涛不绝。他们所指的,应该是旅馆用的一次性牙膏——而且是已经用过一次的那种——再怎么挤也挤不出来。 至今我记忆中最痛苦的一个暑假,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父母送我去了当时一个所谓的“作文辅导班”。那时要做的,就是在老师的带领下顶着八月份那变态的太阳暴晒“观察”校园,然后按照要求把作文写下来。那时候写校园门口的松树,号称要“歌颂”其不谓严寒的精神。说实在的,我实在没有发现这已经见过一万次的松树有什么特别的。本来在那里也不招人烦,但因为它,我要站在太阳下像个傻蛋一样“领会”其精神,让我平添几分痛恨。赞扬它的心情是没有了,但如果要我一把火烧了丫的,我会很乐意的。但没有办法,老师布置的任务是要完成的,于是在纸上挤出那一行行让我自己看了都肉麻的话:松柏,就像一排排整齐的卫兵,守卫着我们的校园,不论日晒雨淋。就算是严寒的冬日,也会给我们带来丝丝的绿意,告诉我们,春天已经不远了(大概就是这样写的,其实我心里想的是:你们怎么还不去死呀?死了我就不用瞎在这吹水了)。 另一件事情,就是写日记了。有一点我至今没有想清楚的是,老师在上课教我们:不能随便看他人的日记和信件。可是,我们写的日记,老师确要堂而皇之地收上去“检查”,还要加上各种评语(多半是我不喜欢的)。不知道谁提出的“日记日记,天天要记”这种狗屁理论,难道我睡了一天,什么也没干也要记上吗?但没有办法,还是老师布置的任务,完成就是了。我记得我写得最经典的是: ×月×日 星期×  我今天写了一篇日记。   “挤牙膏”的过程总是不快的,有种大便干燥的感觉。于是,我的文章经常会当作“样板”在班上作为反面教材被老师朗诵。当然,最糟的并不在此,在“挤牙膏”的同时,已经渐渐忘记了如何去表达自己真正的思想。我想,为文的最大乐趣就在于此了吧。 如今,值得庆幸的是,离开了学校,离开了作文课,终于可以将那些教条抛在脑后,去写自己喜欢的东西了,不用 管老师喜不喜欢——他们不喜欢我才高兴呢;于是,也终于可以向“挤牙膏”时代宣布:THE HELL WITH YOU!(类似于中文“去你大爷”之类的)

Posted in DefaultCategory | 7 Comments

我的世界杯印象

德国的重新崛起 作为本次世界杯的东道主,同时也是我最终爱的一支球队,德国在经历了世纪之交的短暂低迷后,终于再次向世界宣布自己的回归。克林斯曼带领他的年轻队员们,在赛前几乎全德国都在妄自菲薄的情况下,闪击瑞典,力压阿根廷——如果说2002年进入决赛还是“运气好”的话,那么本届世界杯则充分展示了年轻一代的实力。 虽然在半决赛中最后时刻败给意大利,但德国留给我们的是无限的憧憬。意大利的胜利令人信服,但没有人批评德国的年轻球员们,因为他们从个人能力到大赛经验都比对手要差一大截;也没有人批评克林斯曼的用兵,要知道,十几年前克林斯曼还在国际米兰踢球时,里皮就已经开始拿起教鞭了。他们依靠自己铁一般的精神走到了如今这一步,给他们的球迷献上了一届精彩的世界杯。   是告别,也是开始   巨人的握手,感动的瞬间   齐达内说:“我顶你个肺” 没有人知道决赛中加时赛在齐达内和马特拉齐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一代大师选择以这样的方式告别,未免有点让人感到遗憾。法国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被拖入了点球决战,最终落败。是否断臂的维纳斯更美呢?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不可一世巴西死于骄傲 在世界杯之前,大概除了巴西,没有人会想过有第二支球队会获得冠军——很遗憾,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后果可想而知了。中国的古人是很有智慧的,几千年前就知道了“骄兵必败”的道理,而巴西人却在关键时候没有想明白。在小组赛和淘汰赛在弱队身上赢得了几场丑陋的胜利后,最终还是卷起铺盖回家了。   胜利与失败,只在一线间   黄健翔激情一吼 在意大利对澳大利亚的比赛中,比格罗索最后时刻创造点球更让人一震的,大概就是黄健翔的激情解说了。网上顿时也吵翻了天。事实上,早在96年欧洲杯的决赛上,老黄就曾经“激情”过一次,至今让人印象深刻。足球本来就是激动人心的运动,何必要搞得想老宋一样去“炒豆子”呢?   韩国: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韩国负于瑞士,于是韩国装出一副受人欺负的可怜相,认为“裁判偷走了他们的胜利”。可惜的是,没几个人鸟。我也希望能有亚洲队能出线(日本除外),但这种事情发生在韩国身上,估计拍手称快的人居多。在四年前韩国以近乎无耻的手段进入四强后,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人会觉得他们是受冤枉的。而后又有韩国人号召攻击国际足联的网站等等事件,只是让人看笑话罢了。建议他们去看看《无间道》,好好学学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日本遭遇黑色九分钟 日本对澳大利亚的比赛,在通过裁判的误判(事后主裁也承认这是个误判)攻入一球取得领先后,在最后经历黑色九分钟,连丢三球,成为仅次于德国点球战胜阿根廷的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正如刘建宏对日本调侃的般的解说:这一比赛,卡希尔让许多中国观众记住了他(连入两球)。   你还别说我愤青,我就愤日本了,怎么着吧。

Posted in 乱弹 | 3 Comments

做德国的球迷是幸福的

  今天凌晨,怀着一颗激动的心看完了德国对阿根廷的四分之一决赛。在德国队顽强而坚定的意志前,阿根廷人倒下了。这一夜,是幸福的。   总是有人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德国,因为他们死板,僵硬,既没有华丽的带球,也没有漂亮的过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如此。但是,足球是一个团队的游戏,德国的球队就像他们闻名于世界的机械一样,每一个零件都精密地动作着,看上去每一个都不起眼,加在一起却成为了一辆无敌的战车。   更值得敬佩的是,德国人所拥有的坚强的意志,正如他们国家的名称一样。已经不用列举有多少次德国在落后与被动的时候重新赢得了比赛,这位十二码前的巨人,借着他钢铁一般的神经,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对手。   最开始喜欢德国队,大概是从96年欧洲杯开始的。决赛中德国反败为胜加上黄健翔激情的解说,在我的脑海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在经过了九十年代末的低潮后,凭着永不言弃的精神,德国又迎来了他的春天。拉姆、波多尔斯基、施魏因施泰格,一个个年轻而有朝气的面孔,更是代表了德国队光明的未来。   在0:1落后于阿根廷时,我坚信德国人可以将比赛再次掌握到自己手中。事实证明,这群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小伙子们继承了他们前辈的传统,没有令我失望。     今夜,作为一个德国球迷,我是幸福的。在以后也是。因为,德国从不曾真正倒下。     P.S. 一场精彩的比赛,但有两个遗憾: 估计是经过了解说风波的原因,黄健翔的解说过于中规中矩,没有激情。 阿根廷是一个伟大的球队,但赛后的表现让人不敢恭维。输球不要紧,但阿根廷的反应有点输人了。       

Posted in 乱弹 | 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