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6

祝大家“五一”快乐

    哈哈,又是五一长假了,相信各位都摩拳擦掌准备大玩一翻了吧~~祝各位玩得尽兴,游得开心~~~当然也要注意:安全第一!!     至于我,也已经计划好了:和在广东的几个同学聚一聚,如果有时间,还有老板交待的几个关于磁盘格式的文档要完成(我当然希望最好是没时间)。     总之,如果出太阳,就出游;如果阴天,就运动运动;如果下雨,就打打牌,看看电影;如果又出太阳又下雨,就去教室上自习~嗯~不错,就这么定了!     五一要是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回来与大家分享。

Posted in 乱弹 | 2 Comments

Smell the flowers [图]

在学校呆太久,很久就想出去走一走了。于是上周给自己订下了一个把自己拉出去“晾一晾”的任务。这个周日正好有老牛过来玩,终于让我逮到了机会,好好去街上逛一逛。 不过,我总觉得男生用“逛街”大概是不太合适的,对于我们来说,用“走街”可能更合适。由于在出发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要买什么东西,所以除了需要买东西的那几个店铺外,整个几条商业街几乎都是“走”过去的。这其中包括上下九,状元坊,还有北京路,中间还去沙面和海珠广场绕了一圈。所以这一些,也就一个下午而已,不禁感叹:学工科的,效率就是高啊~~~~ 整个下午,天气都是闷闷的,就像是全身都被水包着,很不舒服。到了晚一点,空气似乎再也承受不住雨的压力,一股脑地将它们从天上倒了下来,一扫白天的郁闷,也把自己洗了个干净。 暮色慢慢降临,漫步在珠江边,华灯初上,迎着轻轻的江风,仿佛又找到了宁静的感觉。江边高楼林立,发出绚丽的光芒。灯光印在江面,又被波涛打碎,就像是一条五光十色的丝带,一直延伸到远方。 踏上渡轮,就像是投入了珠江的怀抱,江水起伏,仿佛是慈母在轻轻摇着自己的孩子。马达响起,般慢慢启动,将白色的浪花甩在了后面。站在船头,轻风吹来,品味着夜晚的沉香,感受着珠江的呼吸,将自己融入这夜色中……What a good day! 呵呵,当然,也有郁闷的,那就是:每次当我往旁边看时——靠,一男的~~~!the flowers [图]” TITLE=”Smell the flowers [图]” />(哈哈,老牛,不要打我啊……)   位于沙面的广州海关 the flowers [图]” TITLE=”Smell the flowers [图]” />     沙面的建筑,充满了欧陆风情 the flowers [图]” TITLE=”Smell the flowers [图]” />   the flowers [图]” TITLE=”Smell the flowers [图]” />   在珠江边作画的老大爷 the flowers [图]” TITLE=”Smell the flowers [图]” />   珠江夜色1(呵呵,没办法,只有这个效果了,水平和设置都有限……) the flowers [图]” TITLE=”Smell the flowers [图]” />   珠江夜色2 the flowers [图]” TITLE=”Smell the flowers [图]”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心情 | 6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一直以来,我们寝室一直保持着安定团结的环境,气氛融洽,寝室各成员安居乐业,一心一意学习建设社会主义的科学文化知识,展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场面。于是,总会有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朋友来寝室逛一逛。认识的当然多是自己的同学了,而那些不认识的,则不会忘记捎点纪念品。 大一某一日,同往常一样,我等晚上上课从教室回到宿舍,在评论了老师上课是如何无聊之极后,打开音箱,开始找桌上的随身听,想来点Music。不过很奇怪,这随身听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连CD机也跟着飞了。在确认没有其他同学借去之后,我们感觉到梁上君子似乎是在刚刚光临过了(很佩服他,现场保护得如此好)。 在打了个电话给保卫科后,我们开始清查被他拿走的纪念品。 经过清理,他这一次来我们寝室一游的收获如下: 杉子SONY WALKMAN一个,MOTOROLA手机电池一块; 植子的PANASONIC DISKMAN一个; 我的电子钟一个,才买回来不久的海飞丝洗发水一瓶,洗面奶一支,干电池若干,雀巢咖啡一盒(24包装),未喝完的奶粉一包(大概他有点营养不良)。 小蜜蜂和军军好像没有受到什么损失。 最后,还有杉子刚刚洗完晾在阳台上的背包一个。因为这一项,杉子荣获这一次的最佳爱心奖,不仅仅这一次贡献最大,还怕那位老兄东西拿得太多、太杂,走的时候不方便,还专门把包洗干净了,真是一条龙服务。 过了不久,保卫科来人了,两个年轻的后生,大大咧咧的。问了下我们丢了些什么东西,房子里面随便看了看,然后就信事旦旦地告诉我们说,放心,绝对可以破案云云。我当时就想,要像你们这么能破案,第二天母猪都能上树。果然,后面再没有任何消息。   我们寝室另外一次接待梁上君子是在大三了。那时正是暑假,就我和建建留守了。而八月长沙火炉一般的天气,也让我们把床直接铺到了地上,一方面上面的风扇可以更好地吹到,另一方面,打开门睡还可以更通风——而建建的床,正是横在门口。 就这样,一日早晨起来,我发现自己的钱包是被扔在了外面窗子的窗台上,里面的三百块钱是没了,只是证件还在。据建建“交待”,凌晨他玩游戏是到3点多才睡,而且就是横在门口——呵呵,看来,那晚上他还受了别人的“胯下之辱”了。不过,看来那位“君子”还是比较客气的,为了不要打扰正在熟睡的我们,也没有再在宿舍更深入地挖掘,损失也就是我那几百块(要知道,这时候已经不像大一时候的一穷二白,经过几年的积累,值钱的东西已经有不少,想想,电脑就六台呀,他要真下个狠心,可以用卡车来运了)。 于是这次事件对我们最大的教训就是:以后晚上睡觉不管有多热,都得关门!!!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5 Comments

忙碌的一周

  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更新博客了。这一周大概是开学以来最忙碌的一周,就像一个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搞得晕头转向。许久没有出来走走,整天呆在校园里,再加上广州这潮湿的天气,人都有一种发霉的感觉。本来早就约好今天和寝室一哥们出去走走,但又是一大堆事情压在头上,早晨七点多一点就在睡梦中被叫了起来,大概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不过经过一个星期突如其来的“严寒”,今天广州的天空终于有了好转的迹象。晴朗的天际,再加上阵阵的微风,带走了昔日的寒冷,送来阵阵的清香,“如沐春风”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感觉吧。哈哈,这一周的目标就是:找个时间,好好把自己拿出去晾一晾……

Posted in 心情 | 4 Comments

可怜天下父母心

    昨晚,大概已经是过了十一点了。由于是周未,做完事情后,又在实验室玩了会儿游戏,所以回寝室的时间也是晚了一点。一个人走在路上,呼吸着这夜晚的空气,倾听着城市在经过一天的忙碌后的声音,也是一种惬意。不过广州的治安大概是不太好的,所以总是会有不同的人提醒我晚上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要多加小心……我想,我一没钱,二没色,大概也不会引起那些贼崽子们的注意吧,所以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在走过我们学校的附属中学时,倒是发现了不寻常的事情:道路两旁停满了车,校门口是灯火通明,已经是排了一条长长的队伍。在平时白天,除了放学的时候,我想大概是看不到这样的场面的。我的第一的反应是,刚刚走那么十几分钟,是不是已经走到另一个半球了,或者是我打游戏打迷糊了,不然这大晚上的,哪里会来这么多人。 不仅仅如此,陆续的人群还在赶来,许多还带上了凳子,看来是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了。还可以看到许多是两口子在激烈地讨论着,应该是夫妻双双出马,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在准备一场即将开始的激战。 我走了过去,找了几个在旁边聊天的小姑娘(平时在这时候,别说有人聊天,这种地方,百米内能见到个人就不错了),一问才知道:这是要报考××附中的报名…… 我确实是被吓到了。我每天都要经过的这边弹丸小地,一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初中,竟然也会是如此之火爆。更加让我吃惊的是,在这个时候——快要十二点了,一个报名竟然会吸引如此多的家长来彻夜排队——而我想,这时候真正的“考生”大概都已经是正在睡觉了的,因为我在现场看到的基本上是成年人。 Sigh…我现在才真正地体会到一点什么叫做“望子成龙”。这大概是天下为人父母都有的心愿吧,于是就出现我昨天晚上所看到的一幕。但是这一点,似乎做子女的总是有点难以理解,至少是不能认同父母的做法吧:为什么周末还要去补课;为什么每天晚上还要做那么多作业;那个家教长得好丑,为什么每天还要见到她……因为在心中,最关心的总是怎么才能好玩一点,至于学习,永远是最痛苦的一件事情之一。可以想象得到,如果是家长回去告诉孩子已经报上名的消息,孩子的第一反应就是:“啊,又要准备考试了呀……”,而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的父母昨天已经是彻夜排了一个晚上的队了。 呵呵,至于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因为我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这样的,我也是从这时候过来的,我太了解作为儿子的心情了。而至于父母的心情,也许只有我做了父亲的时候才能了解吧。

Posted in 心情 | 4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不幸”的造型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进入大学后,头衔是升了一级,从“中学生”到了“大学生”,不过好像也仅此而已,其它的观念还未改变。如果单单从外表来看,就是所谓的“造型”了。不用再考虑高中的各种关于着装的严格的规定,也没有父母来帮着打理,但自己对方面又没有什么概念,于是开始一切任其自由发展。 对于我来说,首当其冲的就是头发。刚入学时,当然是平头短发。但经过几个月的茁壮成长,加上再没有了父母催促去理发,头发开始盖眼睛了。没办法,开始留起了所谓的“分头”。呵呵,以前在中学的时候,别说分头,头发长一点老师都会说,所以刚还是别有一翻味道。刚开始时是“三七分”,又过了一段时间,随着头发长度的不段增长,“三七”似乎都不好留了,因为经常会遮住眼睛,于是乎改成“五五”——就是所谓的“汗奸头”,或者说是“屁股分”。不知道是不是当时寝室缺少镜子,这样的发型都留出来了,现在想来,相当之SB,可算得上是我有始以来最“不幸”的发型。很可惜,我找遍了所有的照片,都没有那个时期的留影,真是一大损失…… 在穿衣方面,就不得不提我们寝室的“大裁缝”查尔顿。不过这家伙,“缝”不会,光懂得怎么“裁”了。我们寝室有什么衣服、牛仔裤之类的,要绞了袖子、裤角,以及在裤子上开个洞什么的,全部交给他就行了。特别是到了夏天将要来临之际,由于度过冬天的我们短裤会比较短缺(大多是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去了),于是将那些长裤交给他,让他绞成五、六、七、八分等等不同长度的短裤,如果是牛仔裤,还可以在上面开若干个洞,号称“更加通风”。你别说,查尔顿开洞的手艺还真不错,那是专门用针或者刀子挑出来的,线都保留很好,须子拉茬的,比那买来的所谓“乞丐装”牛×多了。记得大一的时候他自己剪了条牛仔裤,左右裤腿都不大一样长,每边挑一个大洞,每天穿着一颠一颠地,那叫做一个拉风。 后来,为了保证“风格一致”,查尔顿还别出心裁,让我们每个人都配上了个军牌,就是上面写着US ARMY,在电影里经常可以看到美国陆军戴那种,在上面刻上名字,再吊上两颗装饰用的子弹,挂在脖子上,几个人一起走在路上,响得叮哩咣啷地,那叫做一个韵味。在毕业留校的“大清洗”时,我特地将那块已经带点锈迹的铁牌留了下来,算是一个见证吧。 那时,我们身上所穿的,也许就是我们思想:放纵、不羁与轻狂,从来不用关心旁人异样的目光,只在意自己的想法,也许带着点无知,但确乎是让人怀念的。如今,出来工作的,被每个月的薪水把自己想穿的衣服买断了,而我也得穿得像个所谓的“研究生”一样,以免招来老板或同学的评论。 昨天,那条已经穿了两年多的牛仔裤又破了个洞,须子拉茬的——唉,还是去补一下吧……    大一时期少有的留影: 我和查尔顿 之 “不幸”的造型”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不幸”的造型” />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9 Comments

再谈“游戏”

再谈“游戏”   上次写了篇“Let’s have a game”,小怀念了一下大学时候的“玩家”生活。我想,不喜欢玩电脑游戏的,应该是少之又少,但谈到电脑游戏这个词,大概都有点“又爱又恨”的感觉吧。爱,是爱在 it’s really funny;恨,是恨在当每次 have fun 之后,才开始感叹 how time flies!! 我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游戏爱好者,从小学时候开始玩红白机、偷偷地跑街机厅,到初中最初接触电脑游戏,就算是在高三那段被人称之为“最黑暗的岁月”里,也是经常和同学一出去切磋一下“星际争霸”——以至于在高考前一天晚上,因为过于兴奋,脑袋里面做梦都是从航母放出来的满天的小飞机。 到了大学,没有了父母的约束、没有了老师的管教,游戏更是成了填补空虚生活重要材料。对于我来说,有过因为玩得过于投入而忘记吃饭的时候,也有过在网吧通宵达旦的经历。那时候真是叫做一个精力充沛,要是把这点精神放在学习建设社会主义的科学文化知识上,那可真是不得了。 在网上,关于游戏的争论很多,许多人历数了其N宗罪——我想这里面大多数也都是都是事实,这些东西说出来谁都知道,毕竟古代的贤人们在几千年前就知道了“玩物丧志”的道理。但我想,如果把这全怪罪于游戏,或者人的意志不够坚定,那么电脑游戏似乎也太无辜了。爱玩是人的天性,况且面对如今学校里面多半是无趣的课程(我并没有用无聊,毕竟很多课还是很有用的,但是确实是让人感到extremely boring),能抵抗得住游戏的诱惑的确实是不多了。 不过,很多时候,我们许多人都忘了一点,游戏终究是用来放松自己的,回想起自己在电脑前筋疲力尽地支撑,有很多同学也因为沉迷于游戏而亮红灯无数时,那时候大概都不是在玩游戏,而是在被游戏玩吧。   最近在研究Windows环境下设备驱动程序的结构,很是复杂……经常是看得头晕脑胀,博客的文章也没有多少心情来写了。每每看到头大之际,就又捡起曾经沉迷的“魔兽争霸”玩上几把,算是放松放松……经常也会玩得忘了时间。呵呵,估计等再次上瘾的时候,又只有把它从电脑上清出去了。

Posted in DefaultCategory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