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6

品味简单

    前日,一同学估计是在浇花的时候搞错了,把一整杯水浇在了自己的电脑上面。这回电脑可不干了,自己怎么也是高科技产品,从来都是喂电池,一点水怎么能打发,于是闹起了罢工。没有办法,拿过我这里,大卸几块,等着晾干。 没有电脑的日子,似乎是很难过的,这一点我自己深有体会,但现实毕竟是要残酷的,电脑罢工也不会这么快就好。于是这名同学又开始拿起书本,走进自习教室,有时间晚上出来散散步,睡觉之前可以躺躺床上翻翻书,过起了自称“清静而简单”的生活。 我想,大概简单也是不错的感觉吧。在大学快毕业时,那时候大家都已经有了电脑,每天都可以玩得不亦乐乎,但一聊起来,却更怀念大一时几乎每日十一点准时上床,开始海阔天空地瞎坎;大家一起听着磁带发出的音质低下的音乐,却也总能体会到其中的味道;最期待的是每周三、五的晚上,几个人一起守在一部破收音机前,等待着湖南文广“975夜故事”的开播。有时会被吓得不敢下床上厕所,也会有时听着听着进入了梦乡,直到早晨被“嘶嘶”叫着的广播声音吵醒。   这让我想起了以前看过这么一幅漫画: 有一个圆,不小心掉了一小块角。于是他很烦恼,觉得自己总是缺了一角,不再完美了。他开始出发寻找他那块丢失了的角。   因为他不是再是一个完整的圆,所以行走起来没有以前那样快。他可以边走边和路边的小草小花聊天,还可以与鸟儿共进午餐,周围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新奇、有趣,自己以前根本没有发现生活是这样充满生机。就这样他在寻找掉了的那一个角时,忘记了烦恼,相反他觉得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   终于有一天,他找到了自己缺的那一个角,不大不小刚好装上。可是,装上这块后,他还是觉得好像缺了点儿什么。原来,他变成一个完整的圆后,行走起来像一阵风,根本不能停下来和小花小草聊天,在他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什么也听不到了。他感到生活一下子失去了欢乐。最终的结果是他又把找回来的那块角扔掉了,而且发誓永远也不去想不去理丢失的那一角。   也许现在我们很多人,包括我自己或多或少都是那个苦苦寻觅着缺了一角的那个圆吧。当整日忙碌在实验室时,却忘记去享受一下室外温馨的阳光;每天对着无聊的书本时,却忘记和已经很久没有同学开一个捧腹的玩笑;或是成日对着虚拟的网络,聊得热火朝天时,却发现已经许多没有和家中的父母通过电话了。 太多时候,我们执着于自己所追求的事物,却忘了在这追求的过程中,我们也放弃了那些看似平凡而简单,但却是美好的东西。   让我以一个故事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吧: 美国西森娱乐有限公司总裁阿罗本,在麦当娜47岁将要来到时,叫来高公司的第一写手迈克斯.荣格,让他在麦当那47岁生日时写出一篇扭转乾坤的新闻来。这位迈克斯.荣格曾经是英国《太阳报》娱乐版的记者,因善写影视明星的花边新闻而被高薪挖到美国。 于是,2005年8月16日,人们从世界各大网站的娱乐版上,读到这么一条消息,大意是:麦娜在伦敦郊区的一处牧场里,穿着短裤和平底鞋做了一天园艺,在那儿她有一处由仓库改建的房屋,陪伴她的只有孩子和她的丈夫。 她用这种方式度过了她的47岁生日。 不久,西森娱乐公司的总裁受到一封辞职信,是迈克斯从英国的老家发来的,他说,很抱歉,没能完成总裁交给的任务. 除此之外,还有这么几句话:“凭我20年来出入娱乐场合的经验,我觉得麦当娜是对的。幸福确实是这样一位客人,它除了不喜欢出现在非凡显赫之处外,它愿意出现在任何地方,尤其爱出现在普通的交往中和不起眼之处。”

Posted in 心情 | 5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Let’s have a game   电脑游戏,似乎是如今大学里面永盛不衰的话题。你可能没有女朋友的陪伴,但游戏永远可以在你想要的时候陪伴在你身边;你可能在繁重的课程中找不到任何乐趣,但成千上万种游戏中你总可以找到让你眼睛一亮的作品;你可能经常为各种烦恼所困扰,但游戏可以给你放松,让你暂时忘却了自己。 对于刚进入大学的我们来说,不用再像高中一样偷偷摸摸去网吧,再加上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自然把大部分的课余时间花在了游戏上面。特别是在周末,去网吧占上一台机器应该是最幸运的一件事情了。 那个时候,还是星际争霸和反恐精英大行其道的时候,而我的最爱是从中学一直玩上来的星际。可惜在自己班上没有FANS,好在旁边的三班找到了对手——植子。嘻嘻,说他是对手可能是比较抬高我自己了,因为我和他较量,十局里面可以赢一局就不错了。这东北来的家伙,身高近一米九,但最瘦的时候曾经达到过12×的重量级。不过别看他瘦得和根柴火似的,玩游戏可是一把好手,什么游戏上手就玩,星际争霸更是玩得熟透,比我要早入门好几年。于是,每次和他出去较量(用他的话说是“蹂躏”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种族都不用选,随机都可以把我干了。不过对于我来说,什么都怕,就是不怕输。而且自己毕竟少玩那么久,输是正常的,反而偶尔赢一局可以让我高兴半天——传说中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大概就是这个境界吧。 后来寝室大家自己都有了电脑,自然不用去网吧了,于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候就是寝室之间连上局域网玩“反恐”了。可以这么说,如果一个男生上大学没有玩过反恐,那么他的大学就是不完整的,就像是一个80年代出生但没有去过街机厅、看过《圣斗士》的人童年就是空白了一块(很不幸,我们寝室的查尔顿自称就是这样,于是我们一直认定他没有童年)。 在“反恐”中,我们学会的最多的就是专注:随时会有不知从哪个方向飞来的子弹让你顷刻间倒在血泊中。当你正在庆幸你发现了对手的踪迹时,他的子弹可能已经射入了你的胸腔。在“反恐”中,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在任何时候都高度集中你的精力,因为仅仅是0.1秒就足以决定你的生死。 当然,也会有因为过度专注而发生一点“小插曲”的时候。在一次游戏中,我们规定了不可以投掷手雷,可旁边寝室的勰还是开玩笑似地扔了几个过来。这几下可把杉子炸得够呛,已经杀红了眼的杉子,恼羞成怒,抓起地上的鞋子,大喊着×××就冲向对方的寝室,上演了一起“由于反恐引发的血案”。呵呵,当然,说血案是严重了,他马上被同学拉了回来,消消气就OK了。后来,我们一致认为杉子的做法还是很有道理的,毕竟比起在游戏中挨一百颗雷,也没有在现实中给对方一扔鞋子实在。只是这种方法在对外时比较好,在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是时,还是要保持克制为好。   过了一段时间,我自己也开始发现花在游戏上的时间过于多了,但游戏的那种吸引力却总是难以抗拒。于是,在和同学一个稍带点玩笑的打赌后,从大二的第下学期开始的两年内,游戏退出了我的电脑硬盘——我将系统中所有的游戏全部删除,包括Windows自带的“扫雷”。没有了游戏的电脑,让我可以把自己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专业上,同时也让我想玩游戏时把目光投向了别人的电脑。 从大三开始,“拳皇”(King of Fighters)流行了起来。这款曾经风弥于大街小巷的街机厅的游戏,也许是怀念曾经在老师的家长的严密监督的艰苦环境下在街机厅奋斗的日子(我想大部分的父母和老师都将街机厅都视为邪恶之地吧),一时间又在我们的电脑上流行起来。由于是两个人在同一台电脑上玩,所以没有电脑的我在空闲时也可以在别人的电脑上“爽”上一把。 两个人一对一的决斗,就算只是在电脑上,竞争的压力也会把你的神经拉得和一根弦一样。你会为放出一个绝美惊艳的绝招而高兴得狂吼“YES!YES!YES!”,也会为自己的一点点失误而失声惨叫(当然,这种声音经常是同时发出的)。人的情感波动,仿佛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了。喜欢那种放纵的感觉,你可以尽情地叫喊,就算是在游戏中输了,郁闷之时,也可以照着坐在旁边的对手狠狠来上两拳,算是报仇了——这时候,赢的一方通常还沉醉在胜利的喜悦中,根本不会在意自己挨打了。   如今,硬盘也换成大号的,不必再为了装一个游戏而四处腾空间,最新、最好的游戏装了一大堆,却再也感受不到曾经的那种乐趣了。“拳皇”依然在硬盘中静静地躺着,里面的人物没有变过,却已经许久没有再去动过,只是因为键盘的另一边少坐了一个“对手”。    曾经熟悉的画面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   曾经专注的面孔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   曾经熟练地挥舞着的手指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10 Comments

杂记

  这几天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少,从周日开始,连续差不多四天没有怎么上过网,心里总是痒痒的,好像心里面少了点什么似的。看来真是越来越离不开网络了,不知道以前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这是在广州过的第一个春天。正处于梅雨季节的南国,整日为阴霾所笼罩。看着那隐晦的天空,真希望可以找张吸墨纸将这泼翻了墨汁一样的天空吸干。空气中仿佛可以拧出水来,湿气漫延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从地板、墙壁,再到人们的心里。天气预报几乎每天都是“阴天,有轻雾,局部地区有零星小雨”。我并不喜欢这种湿湿的感觉,让人提不起精神。就连雨,也是下得有气无力,却欲停还休,仿佛永远都不会有尽头,远不如夏日午后来的一场狂风暴雨,将这阴晦一扫而空来得痛快。   潮湿的天气,似乎把心也染湿了。每天重复着寝室->教室->实验室三点一线的生活,我想应该是找不到能比这更加单调的了。不过还好,我本人并不太在意这种“单调”。每天和同学开开玩笑,写写BLOG,与认识以及不认识的朋友交流,有时间和父母通通电话,也能体会到这宁静中的乐趣。就算只是“三点一线”,能把每一点添上色彩也是不错的。诸葛亮在《诫子书》中写过:“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我虽然不敢自栩为君子,却也向往心中的那一边宁静。  昨天逛书店的时候,看到了一本《Chicken Soup for the Soul》,心血来潮就买了下来。你也许会笑我还看这么过时的书,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何况我本来就是一个比较怀旧的人。   If there is light in the soul,There will be beauty in the person.If there is beauty in the person,There will be harmony in the house.If there si harmony in the house,Ther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心情 | 6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孤枕难眠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刚上大一的我们,那可真都是好孩子,特别是刚开始那时候,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十点多准时上床睡觉,抢着在小蜜蜂开始打呼噜之前进入梦乡。不过年轻气盛的我们精力旺盛,有时再加上小蜜蜂睡得比我们快,于是躺在床上睡不着也是经常的事情……在这时候,找点事情来发泄一下过盛的精力是很有必要的。 但是,在那个年代,正是资源匮乏的时候,寝室的家用电器,除了电灯泡之外,大概就是剩下电话机了。电灯泡没什么好玩的,就好好利用下电话机吧……事情通常是这么开始的: 小蜜蜂的呼噜已经轻轻地响起,睡不着……我在床上长叹一声,翻了个身。 睡在旁边的杉子也翻了个身。 “还没睡着呢?” “没呢。” “找点事情干吧?” “嗯……不错。” 于是,两个爬下床,拿起电话,开始酝酿台词。其实,这也不能叫骚扰电话,我们一般还是出去好心的,主要是给别人一些睡觉前的提醒或者祝福。当然,如果他们不幸睡得比较早一点……那也不能怪我们了。 “嘀~~~~” “喂~~~~你好”……哈哈,对方还没清醒过来呢。 “您好,十分抱歉,我们收到报到,您睡觉的姿势不对,请起来重睡……” 估计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呢,我们电话已经挂了。 当然,还有发送祝福形式的: “您好,这里是168信息台,有一名王先生为您点播了一首歌,祝您晚上能够做一个好梦,歌曲的名字是《当》。” 这时候,杉子在一旁左手持一铁桶,右手持一锤子,狠狠地敲了下去,“当~~~~”好大的声音啊。 “谢谢您的收听,歌曲播放完毕,祝你晚安。” “……#¥@#¥……” 当然,有时候也有被识破的时候,有一次,打到某个女生寝室,查尔顿在那儿绘声绘色地学着:“您好,这里是电信服务厅,现在需要对您的电话进行测试,请您现在将电话从0按到9。” 那边开始笑起来了,“你自己慢慢按吧……”于是只留下查尔顿呆在那儿。 也许你会问怎么才能打到想要打的地方,比如某个学校的女生寝室之类的。其实很简单,找出同学的电话,在最后几位上加上或者减去几个数字就可以了……打到自己认识的女生寝室这种事情我是从来不干的,虽然小蜜蜂干过…… 有时候,战争也会在内部爆发。有一天晚上,那时住在楼下的建建不安分,不知道哪根筋抽疯了,晚上不知拿着什么东西狂捅天花板。我们也不示弱,在上面拍篮球玩。不过后来还是忍不住了,决定结束这持久战,来一个了解。于是…… 我和杉子来到了阳台上,随便装了一盆水。 “建建……”杉子用他颇具磁性的声音开始喊。 “干嘛呀?大晚上的。”——呵呵,没有想到他还知道是大晚上呀,不知道是谁先开始闹的。 “出来,有点东西给你看。”——嗯,确实,而且是不错的东西。 我在一边看着他走出来,好家伙,这东西还知道冷,披了床被子。就在他往上看时,我“哗”地一下,水应声而下……后来具体的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只是笑得抱着肚子上床睡了,第二天楼下有人在晾被子……   很奇怪,每次干点好事情再上床,立马睡着……那叫做一个香呀……   之 孤枕难眠<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孤枕难眠<附图>” />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9 Comments

寻找支点

寻找支点    前几日在评论中看到了“忧伤”和“弃儿”两名朋友的留言,虽然很短,而且我也不认识你们(至少不知道你们是谁)却可以体会到其中的忧郁。对于一个破碎的或者是不完整家庭来说,最大的受害者,就是做儿女的了。 古希腊的一位物理学家阿基米德曾经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就可以撬起地球”。在我看来,对于一个人来说,最稳固的支点,就是他的家庭。在当今这个日渐浮躁的世界里,当我们忙于纷杂的事世时,往往容易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就像一支航行在茫茫大海中的帆船,前方几乎永远都看不到最终的目标,但当我们往回一眸时,家就像是一个永远的港湾,随时等待着我们的停靠。 对于我来说,有生以来遇到的第一件事,也就是最幸运的一件事,就是诞生在了现在这个平凡而普通的家庭。从小能享受到父亲的关怀、母亲的温暖、奶奶的溺爱以及众多亲戚朋友的关心。每当我迷失方向时总是能从家庭得到指引,当我遇到困难时,总是能从家庭得到力量,当我沮丧不已时,总是能从家庭得到宽慰。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幸运的。家庭作为社会的细胞,总会有出问题的时候。当我们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或者是还小的时候,面对这样或者那样的变故,会显得无能为力。但是,也许头一次我们无法选择,但是,在我们成年后,上天给了我们另一次机会。而这一次,是我们真正可以自己把握的。对于“忧伤”和“弃儿”,只要你们用心去寻找自己的支点,相信你们一定可以找到属于你们幸福,忧伤将为快乐所取代,弃儿也会慢慢成为昨天的历史,你们会拥有自己的支点,你们也终将撬起地球。 哈哈,当然希望我自己也是……看到了这篇文章的都是哈……

Posted in 心情 | 13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食在中南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食在中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学的同学们中间开始有了“食在中南”一说,大概是说学校的伙食很不错吧。我一直奇怪是什么人最开始为学校的食堂加上这一称号的,应该是学校的领导吧,其中饮食服务中心的老大的嫌疑最大。说实在的,在自己的学校食堂吃东西,并没有感觉特别好,马马虎虎还算过得去了。 但是,后来在其它一些高校的食堂用过餐后,才发现能达到“马马虎虎”这个标准已经是很难了,想要说吃好,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基本上是停留在“难以下咽”这一个级别,除非你在走进餐厅之前先把自己饿个那么两三天——不过怎么样都是自虐,没有太大区别。特别是现在来到广州之后,每当在食堂面前徘徊、每当在青菜中发现了食堂友情添加的“肉制品”时,更加想念本科时期的餐厅。 在那时,在寒冷的冬日,外面北风那叫一个吹,我和军军两个人从冰窟一样的自习教室出来,冻得和一根根冰糖葫芦似的,顶着寒风一路小跑颠到食堂,此时最享受的莫过于来一份十几块钱的廉价火锅了。坐在简陋的酒精炉前,烤着已经发抖的双手,已经顾不上刚出炉的东西有多么烫,只是一个劲地往嘴里唆。等吃饱喝足,脸色通红,全身开始发热了,再回到教室继续奋斗。   不过,在我印象中,在大一,吃得最多的一样东西可能就是方便面了。唯一的原因就是,那时候住在七楼啊!七楼是个什么概念呢?在我们认为,就是从食堂走到楼下,再爬个七楼,刚刚吃的东西刚好消化完。所以为了节省能量,大家开始将方便面成箱成箱地往寝室搬。那时候,楼下的小卖部还有促销:就是那种康师傅的“面霸120”,买三包后凭包装袋可以再去换一包回来,更是造成了方便面的大面积流行。于是,寝室就像是回收站一样,到处是方便面的包装袋,等到储备不足要去换“战利品”了,大家再一起收集,顺便再买一点以备后用。 自从那以后,我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每当闻到泡方便面时那特殊的味道时就有想吐的感觉,而且大一以后再也没有吃过这种食品了。唉,谁让我一年把一生的方便面都吃完了呢?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15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曾经陪伴我们的歌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今天不知道又从哪里翻出了陶喆的《I’m OK》这张CD,听着那轻快而又带着一点忧郁的旋律,我又想起了那些曾经陪伴我们走过的那些歌声。 在大学寝室,可能除了睡觉,可能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听音乐了。我比较喜欢听轻音乐,BANDARI是我的最爱。在幕色笼罩的夜晚,打开音箱,倾听着大自然的声音,感受着世界的呼吸,就像是自己的身体将要化入这夜色中。也许你会同意,真正的寂静,并非全然无声的。在宁静的夜中沉思,倾听着来自天外的声音,仿佛爱人在耳边窃窃私语,像是一件宽大而轻柔的袍子,在一个人真正面对自己的时候,将你裹在中间,让你感受其中的温暖。如丝的乐曲,随着空气而存在,犹如将你带入如画的仙境,当你定睛去看时,却又没有颜色;为你送来清新的芬芳,当你深深去嗅时,却又没有味道。就是它,比醇酒更迷人,比鲜花更芳香。 同寝室的其他的哥们都是music lover,收集的歌曲不在少数。查尔顿比较喜欢日本的动漫歌曲和欧美的金属,经常可以看到他带着耳机,陶醉在Gun N’ Rose的节奏中,在一边摇头晃脑。军军喜欢欧美的流行歌曲,还有比较喜欢一些小女生的歌,属于梁咏琪的Fans。至于建建,杉杉和小蜜蜂,倾向不太明显,什么流行就听什么。而杉杉听歌有个很大的特点,同一首歌可以反复地听个几十遍而不厌其烦,经常是两三首歌一放就是几天,直到让我们寝室倒着都可以背出来。   但是,说到真正陪伴了我们四年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陶喆。从大一入学军训时起,那时候虽然寝室还没有音箱,已经可以听到杉杉每天带着耳机,躺在床上忘情地唱着《普通朋友》。我可以保证,当年孙悟空如果跟着他的调子走,绝对可以一个筋斗翻出如来佛的五指山。还有查尔顿在军训时当众高唱的一首《小镇姑娘》,让我至今难忘。 自那时起,从《找自己》、《小镇姑娘》到《爱,很简单》、《天天》,再到后来的《Catherine》、《你爱我还是他》,陶喆的歌声跟着我们走过了四年的大学。陶喆的歌,轻快而不失忧郁,动感而不乏沉稳。如果说听其他的歌还会因为“众口难调”受到指责的话,那么来一首David Tao的R&B再也不会有人有意见了。不论是兴奋还是沮丧,快乐还是伤感,总能在歌曲中找到新的诠释。就这样,从大一的毛头小子到大四的老油条,我们一边寻找着自己,一边走了过来,欢声与笑语已经离我们远去,留下的歌声却永远不会再改变。 在离校前,我们又找出了这些和我们一起走过的歌曲,熟悉的歌声又一次在寝室响起——这一次,没有人再说话,也没有人再嘻笑,只是静静地听着。大家都很清楚,这已经最后一次在这里同享一首歌了。过去的点点滴滴,仿佛融入了歌声中,随着音乐,从回忆中走了出来,萦绕在我们身边,想伸手去抓住,却又是那么的虚无。 如今,时光正渐渐远去,但当我又听到熟悉的歌声时,一切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还可以听见杉杉在那里陶醉地唱着:“当你说 I~~~~I only wanna be your friend…”     找自己    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我走进撒哈拉沙漠空无一人站在太阳下摄氏六十六点六度快要焚化我的眼珠忽然一场大雨降下来汗水被那雨水冲走结束四十天的折磨荒漠已然变成了绿洲彩虹下有一棵大树大树上有一个苹果咬下一口我就全明白可不可以让我再让我再一次回到那个美丽世界里找自己哗啦啦啦啦啦天在下雨哗啦啦啦啦啦云在哭泣哗啦啦啦啦啦滴入我的心不用说我只会胡思乱想不用跟我说我只会妄想哗啦啦啦啦啦让我去淋雨我只希望能再能够再一次回到那个美丽时光里找自己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3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我迟到,我旷课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随着日子慢慢过去,大家上课的积极性慢慢也降了下来。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于是早上睡在床上起不来的事情时有发生,往往是一觉醒来,课已经开始或者已经上了大半节。那时候大一的我们还没有随便旷课的胆子(要是在后来,想都不想,一看已然晚了,继续睡),由于怕老师点名,都会马上爬起来,在食堂随便抓个面包之类的东西,一边啃一边往教室跑。 一天,上网络技术又是晚起了,东西都没有顾上吃,直接奔向教室。这回,在教室门口正好碰到查尔顿。这家伙,还真悠闲,一边听着随身听,一边蹑过来了:“嘿,你丫的也起晚了啊?” “你不废话嘛,一大早除了睡觉还能干嘛,你以为迟到好玩是吗?” “怎么样,吃了没?” “没呢,没顾得上。行了,快进去吧……”   其实吧,一般迟到的话,也没有什么。只要安安静静走进去,找个位置坐上就行了,老师也不会有太大意见,继续上他的课。而且上我们网络技术的黄教授为人和蔼,每天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更不会说什么。 但是,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二愣子,披着衣服,听着随身听,脚上还踩着拍子就冲进去了。老黄看到这架式,顿时怒了,一拍桌子:“干什么呢,迟到了的,给我站后面去!” 查尔顿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摘了耳机,瞪着他那小眼睛,在那儿愣了一下,待老师重复一遍后,老老实实跑最后站着去了。 走在后面的我一看情况不对,把已经跨进教室的一只腿立马收了回来。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转头就走,找了个自习教室偷笑去了。 事后查尔顿郁闷地说,小学罚站,中学罚站,没有想到到了大学了,还要罚站……哈哈,我想这种事情,也要有一定福分的人才遇得到吧。嘻嘻,查尔顿,相信你不会忘了黄DJ吧? 说到上课,我们班的老牛真是称得上楷模。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忠厚老实,还曾经当过我们班的老大(就是班长),绝对的Mr. Right。跟在我的印象中,整个大学前三年他总共只旷过一次课,不过可怜的他旷的唯一一节马克思主义哲学还被老师点到了…… 至于我,课旷过不少,但被点到的时候也就那么一两次。所以说,如果旷过三四次课的,就不要怕多旷那么三四十次。当然,话说回来,旷课毕竟是不对的,会严重影响到我们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关系到我们日后能否成为建设社会主义的人才,所以作为一种调剂就行了。 有时候一个寝室兄弟几个早晨赖在床上,都不想去上课,但又害怕被老师点到,千方百计想抓一个“同流合污”,互相试探、勾引着对方:“你丫要是不去,我也不去了。” “别,你要是不去,我也不去……” “……” 这个时候,只要有一个人拍板:“操,今天就是不上课了” 于是,整个寝室的决定就这么诞生了。 其实,有时候偶尔享受一下逃课的罪恶感,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至今很怀念那种逃课的感觉,只是我后来当了班长,上课的老师没事就找班长问这问那,就更没有机会了…… 最后,估计一下我本科期间的到课率:90%+,应该还是个比较高的数字了……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12 Comments

群众的呼声[图]

      前些日子发了一篇“真想炸了学校的广播站”(见http://blog.sina.com.cn/u/53a185ad010001tk),痛斥学校广播站的种种罪行。不过看来还有人更加沉不住气了,于是在宿舍楼下看到了上面的“倡议书”。   其实我的抗干扰能力比较强,本学期开学以来已经很少被那广播吵醒了,不过为了表示对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我还是在“万言书”上签下了我的大名。不过说实话,我对此并不报太大的希望,因为学校那些官僚们他们自己反正也听不到,不能体会其中的疾苦,估计还会来一番“循循善诱”,说什么“早睡早起身体好”,云云。不过那些BULL SHIT总归是用来哄小孩子的。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会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的……

Posted in 乱弹 | 3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 之 背起书包上课堂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背起书包上课堂    军训结束,马上进入大学的课堂,开始体验与高中完全不同的课堂生活.不知道什么开始,中国学生几乎都把上课当成了一种负担,本人也不例外,只要一听说**课因故取消,就像是天上掉了馅饼下来,乐得不行. 但是刚进学堂,往往是立足了大志,决心要好好干一番的.大家的学习积极性空前的高,不仅每一节课必到,碰到一些比较重要的课,还必须得要占位置.于是许多人加入了"占位"的大军中,开始还只是每天早一点去,过了一段时间,估计是懒得早起了,头天晚上就去把书放上.事情发展到后面,干脆扔一本"毛泽东思想概论"或"邓小平理论"之类的书在座上(更有想法的,用卫生纸,一路在桌子上铺过去),在封面写一行"每周*,第*节课到第*节课占座专用",一劳永逸了. 那时候经常和我在一起混的查尔顿看不下去了,号称善良的人们不能再这么被欺负,要采取一点行动.这天津来的家伙,大一是住在我们寝室对面的,不过后来也成为了我们寝室的一员,写字画画都不错,长得和正人君子一样,但说他是我们寝室最龌龊的一员,应该其他人是没有什么意见了,什么事情都想得出来,于是……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在上玩自习后,我们两人来到了教室,果然前几排的座位上已经整齐地放上了明天要派上用场的书。哈哈,这下可轮到我们动手了……这回,我们义务给教室来了个大扫除,地上不太清楚,但至少桌子上是干净了。 两个人每人抱了一堆书乐呵呵地跑回寝室,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这一堆东西,怎么处理?所谓“毁尸灭迹”,查尔顿一不作二不休,找来个铁桶,一个字:“烧!” 顿时,凉台上火光冲天,我们把这些“毛概”、“邓论”化作一缕清烟,送给另一个世界的人,让他们也享受一下我们社会主义的“精神文明”。 这次的收获还真是不少,一把火烧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完事后,查尔顿往桶子里面打了一勺水,我把这堆东西往垃圾房一倒……任务顺利完成,至少我们是这么认为的。 问题解决后,我们还沉浸在兴奋之中,讨论着刚刚做的好事情,就在这时,听见有人在外面叫: “不好了,起火了,起火了~~~!”        我和查尔顿走出寝室,看看发生什么事了——果然,从垃圾房传出一股浓烟。        “你刚刚是不是把烧剩下的灰都倒在那儿了?”他紧张的问道。        “……你不是已经往里面浇了水了吗?”        “……”        已经没有时间废话了,我们马上冲了进去,我一阵乱踢把已经烧起来的垃圾踢开,查尔顿则手忙脚乱地提来一桶水,往上面一浇,火势去了一半。剩下的,我们也顾不上新穿的鞋子,把余下的火星踩干净,最后还好好检查了一次,确认再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等我们走出垃圾房时,楼道里面已经全是烟了,一些没事出来闲逛的同学以为起火了(事实上也确实曾经发生过),开始乱喊……我们连忙又开始了“安民”的工作,并把能打开的窗户全部打开,并一直守到烟全部散去……        再到今天,还有点后怕,当时如果晚去几分钟,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也许因为一时的疏忽,自己的生活会完全改变。不过,我至今也没有后悔烧了那堆东西。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