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6

[连载]那些草儿 之 新兵报到

这几天事情比较多,博客也有好几天没有更新了。呵呵,没想到有这么多人留言了,真是让我吃惊……呵呵,压力真是很大啊。不过我以后会尽力经常来更新的   新兵报到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2001年8月31日,结束了最后二个月糜烂的高中暑假,我踏入了大学的殿堂。  由于高考发挥得一般,我来到了这所位于自己省会长沙的这所重点高校,既没有什么兴奋,也没有太多的遗憾,一切就这么发生了,如此的自然。第一天,就是在爸爸的带领下忙各种繁琐的报到手续,还有最重要的是,认识了那几位即将和我同房四年的室友们。杉杉来自北京,身材高大,一口的京片子,不过第一次见面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我靠,原来男人也能长得这么白净的啊~~。军军(建军,不好意思啊,本来想把这个名字留给你的,不过发现用你名字的第二个字比较适合你)和我一样来自湖南,也和我一样的瘦。其实,一直让我们比较不解的是,大学四年,我们两个都是吃得最多的,可却一直都长不上肉。还有小蜜蜂,来自陕西,虽然说叫做“小蜜蜂”,却是我们寝室最大的一个,不过用“为长不尊”来形容他,是再合适不过了。    入学后,面临的第一件事当然就是军训。  九月的长沙,用火炉来形容一点都不会过分,加上天气比较潮湿闷热,可能用“蒸笼”会更加贴切一点。每天的训练都是在户外,顶着太阳,喊着口号,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阳光灿烂”。除了训练外,对寝室的卫生也是特别的严格。因为随时都会有人冲进寝室来检查卫生。那时候,还着实研究了一下如何将被子叠成豆腐块,并将成果保存在柜子里面,每天起来先把这“样品”放在床上,然后把睡觉盖的塞进去。想来那也是大学期间唯一叠过被子的二十天,所以特别怀念。  在军训期间,纪律要求很变态,动不动就要罚站。那时候一个个毛头小子,也没有人敢叫板,只有任教官揉躏。我们寝室的哥们一直都是很守纪律的,唯一的有一次,中午睡午觉,估计是上午训练太累了,全寝室没有一个起来的,当我迷迷糊糊看到闹钟时,已经是三点多,比规定的集合时间晚了半个多小时!!!这下可不得了,我一声惨叫    “我操,都TM三点多了!”    其他三个就像触了几万伏的高压电一样,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边穿着裤子一边下滚床,一边找衣服还一边互相笑着埋怨:    “我靠,你干嘛去了,这么晚才起来,等着挨训吧。”    “去你的,你自己干嘛去了,我还等着你叫我呢。这回,一个寝室要被杀光老小了。”    “……@##¥%#……”  总之,我们以人类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奔到了操场,发现整个班全部老老实实站在那里,连长满脸的阴云,很显然在那里发火呢。我们四个老老实实在队伍前面站了一排,互相对视了一下——这下撞到了枪口上,想想等下会怎么死比较现实一点。   不过后来事情的发展却让人意外,连长训完话后,让我们多站了五分钟,就让我们归队了,想象中的“寝室大屠杀”也没有出现。后来问了下其他人,他们已经被罚站了四十五分钟了……哈哈,所谓“因祸得福”,大概就是这个了。不过我们再也没有敢去尝试第二次。下一次,说不定那个围着操场跑二十圈的就是我们了。      说到军训,最期待就是射击训练了。小时候玩具枪不知道玩坏过多少,而真枪却从来没有碰过。而后来才发现,最痛苦的也莫过于射击训练了。九月的太阳啊,那叫做一个晒,晒得地面啊,那叫做一个烫,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沐浴着这阳光,同时趴在这块“铁板烧”上,对着百米外的靶子做瞄准训练。这让我联想到了商纣的“炮烙之刑”,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吧。也有好事的,乐观主义者,戏称之为“火腿煎双蛋。当然,此种说法男士专用。       军训的生活,多半是比较单调的。说实在的,三周的时间,并给我留下太多的印象,对于我来说,它更像是一场大戏的序幕,我更期待在这序幕背后,等待我的会是什么。

Posted in DefaultCategory | 3 Comments

[连载]那些草儿——记录我们的大学生活:引子

引子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很早就想开始写一点有关自己大学生活的文章了。原来随手写过两篇,后来由于放假又停下了。我一直以为,回忆也是一种财富,只是这种财富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减少。现在自己本科毕业已经快一年了,想来已经有许多东西忘却了吧。觉得如果这样一直忘下去也挺可惜的,干脆自己用笔,趁着许多的情景依然清晰,把尽可能多的东西记下来吧。  至于到底怎么写,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就行了。也许会有有趣的故事,也会有不愉快经历,会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总之,把四年大学的感受与体会记录下来,在几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后,当我再看到这些文字,能为自己曾经拥有过如此绚烂而充实的时光,为自己曾与如此多的兄弟姐妹们一起生活、奋斗过,为自己曾在那片活力四溢的土地上留下过足迹而感到一丝欣慰,那么我今天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如果偶尔有人看到,能勾起他对往日的一点回忆,那么则是我最大的荣幸了。  我不是作家,甚至连写作文都写得不怎么样,所以不会虚构——在这里,我只记录真实的故事。但是,我一直认为,真实的故事,是任何作家都虚构不出来的吧。

Posted in 故事 Story | 6 Comments

又到一年返校时

又到一年返校时     春节结束,过完一个月舒适的家庭生活,又要回学校了。  又是一个和往常一样的寒假:和同学出去疯狂地聚会、与老朋友相见、每日享受妈妈的美食,然后早晨睡到自然醒来。       最快乐的时候是和老同学一起出去,叫着久未听过的外号,聊着当年的往事,像孩子一样地打闹,仿佛就是回到了昨天。       最享受的是和父母一块,手挽着手,漫步在熟悉的街道,追忆童年的趣事、憧憬美好的未来。     最郁闷的是临近开学,看看带回来准备研习的书本,未曾动过,不禁唏嘘。不过也无所谓,已经习惯了,假期带书回来看,纯属心理安慰加锻炼身体。等到学校后再好好大干一翻吧。   又到一年返校时,有点念家,又有点兴奋……   SCUT, I’M COMING!  

Posted in DefaultCategory | 14 Comments

On Saint Valentine's Day

Friends Forever So much time has passed since we hugged good-bye.   It’s hard to believe how fast time can fly.   You’re a real sweet guy, you know it’s true.   And your really crazy, that’s why I lik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心情 | 4 Comments

第一次戴隐形眼镜的感觉:想死!!!

第一次戴隐形眼镜的感觉:想死!!!   为了以后运动时能方便一点,昨天终于下定决心去配一付隐形眼镜.来到眼镜店,一切都很顺利,选镜片、讲价、付钱。只是在店员教我如何配戴以及摘取时,估计是那家伙是为了方便,满怀信心地告诉我这东西很好用,而且说我眼睛比较大,戴的时候把眼睛睁大一点就OK了。我当时也没多想,就让他示范了一下,给我戴上就走了——而马上我就为这个决定后悔了。  晚上回家取眼镜时,发现别说就那么睁着眼睛,就算是用一只手用力拉开上下眼皮,在用另一只手去取时,眼睛都会不由自主地眨来眨去,好像没有长在我身上一样。现在才发现,用自己的手捅到眼睛里面是多么的变态。不过没有办法,对镜子,用手捅了半天,恨不得眼珠都快要瞪出来了,终于是把那两块塑料片取了出来。而对着镜子看一下我可怜的眼睛,已经是又红又肿了~~~  今天上午,准备戴时,遇到的第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我已经分不出那一面是正哪一面是反了。虽然店员说正面的话比较像一个碗状,但我看来看去,怎么都是像一个碗啊~~~没办法,碰运气吧……又是和昨天晚上一样忙了半天,中间眼镜掉了无数次,花了半个小时,终于算是戴上了——还只是一只眼睛……  不知道哪位有比较好的分辨眼镜正面和反面的方法没有?看我这么痛苦,告诉我一下吧……  唉,晚上了,该取眼镜去了……     差点忘了,祝各位元宵节快乐~!!    

Posted in 乱弹 | 12 Comments

解读《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

    2006年2月,国务院发布《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规划了未来15年内,中国科技发展的总体规划。     纲要确定,到2020年,全社会研究开发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提高到2.5%以上,力争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60%以上,对外技术依存度降低到30%以下,本国人发明专利年度授权量和国际科学论文被引用数均进入世界前5位。喊出的这些口号,不太感兴趣,号称研发投入要占到GDP的2.5%,更是表示怀疑。记得原来每天叫嚣教育要占到百分之多少,结果到2006年一看,2005年的数字不升反降。    比较感兴趣的是对重点领域和优先主题的规划和布局。这些重点领域,在2006年到2020年,也就是在我们这一辈从现在开始到四十岁左右,国家为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紧迫问题,将对提供全面有力支撑,也是我等有所作为之处。(重点领域的定义是:在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防安全中重点发展、亟待科技提供支撑的产业和行业。优先主题的定义是:在重点领域中急需发展、任务明确、技术基础较好、近期能够突破的技术群。)“纲要”共确定了十一个重点领域,其中第七项:信息产业及现代服务业 最有可能成为我日后的从业方向。此领域的优先主题包括: 现代服务业信息支撑技术及大型应用软件下一代网络关键技术与服务高效能可信计算机传感器网络及智能信息处理数字媒体内容平台高清晰度大屏幕平板显示面向核心应用的信息安全    我目前的专业属于第一项“现代服务业信息支撑技术及大型应用软件”,重点研究开发金融、物流、网络教育、传媒、医疗、旅游、电子政务和电子商务等现代服务业领域发展所需的高可信网络软件平台及大型应用支撑软件、中间件、嵌入式软件、网格计算平台与基础设施,软件系统集成等关键技术,提供整体解决方案。个人对支撑软件以及中间件更感兴趣。除此之外,大型软件技术在“下一代网络关键技术与服务”与“数字媒体内容平台”将会有大规模的应用,也是值得关注的领域。    目前读书读得有点糊涂,随便写写…… 《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全文: http://www.china.com.cn/chinese/PI-c/1117127.htm

Posted in 技术 Tech | Leave a comment

悲惨一幕

  上午和父母一起上街,转了一圈,我没有什么东西要买,对逛商店也没有什么兴趣,干脆一个人慢慢走回家。  已经快到家了,突然发现一只黑色的小狗坐在六车道的大马路中间,望着来往的车流,只是喘着气。车子遇到了她,也只是从旁边绕开了。我觉得很奇怪~这狗小子,不要命了,想看好车长什么样,也不用离车轮这么近看吧。  不过我仔细一看才发现,在她不远处已经有了一滩黑黑的液体,而她则满身是泥,好像是在吐血——很显然,她已经是被车撞了。而此时的无助的她则还要恐惧地看着来往的车流,也许下一辆呼啸而过的铁盒子就将夺去她的生命——也许那样更好,这样她就没有必要忍受这样的痛苦了。  我急忙跑了过去——果然,她的口中已经满口是血,还在沿着嘴巴往下流,而那双眼睛迷茫地看着我这个陌生人,不知道迎接她的会是什么。而我也有点害怕,蹲下身子,先是试探性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她马上是贴了过来,呼吸也开始紧促,带着胸腔中“呼呼”的杂音:她的肺部已然是受了重伤了。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不过,至少先要抱她离开这个马路中心地带——要是呆久一点,估计我也得和她一样躺着吐血了。  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她的两只前腿,抱了她起来——我发誓,我真的已经是用了我能用的最轻的动作——可她还是激动地颤了一下,伴随着一阵猛咳,吐出一大口血,地上被染红了,我的手也被染红了。我连忙小跑着将她带到路边,轻轻放下。  她挣扎着抬起头来,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她,不知道做什么好。我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找找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到她,但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要找什么。她看见我站起来,可能是以为我要走了,艰难地爬起来,想过来抱住我的腿——但刚做到一半又摔了下去了。我只有又蹲下来,扶着她,将她放好——她的腿也已经变形,是骨折了。刚刚那一个动作,已经是耗尽了她所有的气力,此时,她只能是横躺着,喘着气,头都已经抬不起来了。我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她只是轻轻地动了动眼睛。我知道,她已经走到她生命的尽头了。  我就这样轻轻地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偶尔张一张嘴巴,却发不出什么声音。随着呼吸渐渐微弱,她的眼睛渐渐失去了光芒,却连闭上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抚上了她眼睛,把她放入了路边的绿化带中,找了点树枝将她盖上了。我感觉这样不是太好,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狗年生日的这一天,我却不得不去面对一只狗的死亡。不知道她有多大,但肯定还不到一岁。也许是她还太小,不知道什么交通规则——就连是狗类的规则也不会太清楚,于是因为“侵犯”了人类的领地而受到如此灾难。回到家,我洗去了手上的血迹,但心中的血迹,是那么容易洗去的吗?

Posted in 心情 | 8 Comments

祝自己生日快乐

祝自己生日快乐    转眼间,已经是自己二十二岁的生日了。二十二岁,似乎是一个比较尴尬的年龄。想起二十岁,那实在是快乐得肤浅的时光,纯真得无法透视思想后面的思维、言行背面的动机。此时的我,仿佛已经是成熟了许多,开始慢慢学会去考虑自己的未来、规划自己的前途。但是比起那些开始穿上红内裤、走上工作岗位的同学们,对生活仍怀有极大的憧憬,手心里还满攥着大把的青春,可以毫不在意地去挥霍。同时,自己未免又显得有些青涩,以至于在装模作样地考虑自己未来、规划自己前途的时候常常迷失了方向。  也许这就是二十二岁吧,停留在单纯与成熟的临界点上,在生命的黄金分割线上伫立。于是,什么都不是,但又什么都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仿佛从现在开始,又要开始小心地走生命中的每一步。  于是上网随便搜索了一下“二十二岁”……啊哈,谁说二十二岁没有意义?二十二岁已经达到我们国家男性的法定婚龄!!…………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连女朋友都还没有,瞎高兴个P呀,还不够丢人的呢。唉,该干嘛干嘛去吧~~~   当然,既然是过生日,愿还是要许的:   Rar! 蠍s         >詔 ? ?   L  z4?秎F45     temp.doc ?!???+37山m?愗3c眰?’?t弾頲嫔&翯岙6?饊葎?愪?蠗r!??懥藫?燚!夿 ?~s?’?哾Uw樍.?覣嵐”煄襑穡Y桿WyYy縐彗鵏机掰搏鬻鮩齤?髊b菰暽暯?F?]g犼(贔梽軬鋂5遠麾?qe玟?葑?? t轼x=Z(c>9?殯鳆?苙L唅?圯1I郷醽l?Mz?滞w?8l螂劢+閾ヱ?|磽”? “Q4B 幜v^?贾?JY?#靎”饈|锭X?w_g?柤??寴?鷔〧”E瞿?<?/7?鑅熴邶Y~2Gt~Z弫綶U?齂掄與V鳌菹場Ony轱渣4狠G鞴IXT?D暌Ae5??鮫桱訁.^朧?qfiv>ノ?d?垳翅滷|瘉y?*C胜l儐霗sJ靖>?8?燝鱺棝8p *7TIf曓??禄x顋疑輠巋鱙浕絈踝麳焾搱?@?鯄??`Y{朚侎繀狠V?夬?P?_a衕?Sh?肖I臹妉,?复蜇盂弞?Qm盠];}浲W懕以詇銀╂坑D%偰?TBj?#坹b?”┕eV?r兄?t*傿麓.;憚 ?p?Vj5茷犉砥恼??7-_)U矂漫V炚QHF闭?%喌FNDO(?A疂??蜪繆铃-~v簗?4随?岉賖韶紃z鞱du熮顧扬2f鑲i篞藝)ㄣe甮QAB6@眆?㎝>癷坛f?邽)恜r绨$硪n]⒇?寛糡涩+j瞏湾]群p櫲后醞e憾l3螆絽0&t$ri锊oW択a觳?秢?Dp鑎Y旧軝5`蕁oo?毑o统U!Q黖彟幎g杹摞b鍮X袺y`?w?yA?xo”*s&`c郿`e x娱*毆*錡?勃?4狵&车灛鵬5?漑$窅?誎i衷-z皛豗P?T桐?怳虿j縑]Y昢棡Z傔g闄噹;疒喡&8樹A彔檒蛕窑?砽津嵯醖??垐垐搈氍T?赝”椌糠躁桁锟美??{灘MZM4~=?霙D@3緻O粿hh~vC?c?嫙埥?(孺8÷?C0峊?蓫0??茄a癋籯x9?麉蹄甮粮踡??髊羕喨k?愋怪?忳蕆$)a谫召A畤nx?傯,;踃v须磬i{U畞渹?┝&i:c??c拇枹齈#鴦DDDDDD煕缽趞轌7ku坒:岿Tp?C摣@G?^}??弐峘_?1?oy+劻$<V进畧wc?5hぃ’葢酩菠b_篥琾??iy<?镒裴喋G?垐垐垑8?M?r佮v琢阴w”伿?典J#?k鄸k~?佽歛闳N桎:3?Ew茢?柋麯&黠/踦见婸蛊Nnd袔跙;爐酲H竷瀵wO椧>黬? %(CHaXA?2Rg豥柼S`?a<覄3_鸦糧S?ょ鈟臯怫?聓f}妉?w^?鍹瞉C)嚃T薸;E?%穹?拌????伓c??R员?#+?椎2蝛HS3?,d?k毮o哆藄囯厛瓧?賕錃僵 訝嵨钥y雐?窏岹嘝z?u抸pMR馕ゼ ?烇?麯乜$?{ @   呵呵~~看不懂?这就对了~当然要处理一下的嘛 

Posted in 心情 | 12 Comments

我和我的小坦克

    今天无意在妈妈地房间里面发现了一本相册,无意地随意翻了翻,无意发现了这张当年的靓照。具体是几岁时候照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呵呵,没有想到自己曾经也是如此之cute. 红扑扑的脸蛋,还有抿着的小嘴~~~哈哈,让我自己都忍不住想上去亲自己一下……(%&×%@!……是不是很BT? )     许多东西都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远去了,但手中那辆小坦克在我的脑海中却依然清晰。那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之一,那叫做一个外表美观、性能优越、马力强劲,障碍物穿越能力强,什么爬坡、跨沟,一点问题没有。但是后来好像在执行一次潜水任务时壮烈牺牲了。唉,早知道就不做那种实验了,说不定还能服役到现在呢。记得这也是我在伙伴中最值得炫耀的玩具,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我的愿望就是长大以后去开坦克。不过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坐空调房里面比坐坦克的驾驶舱应该舒服一点,于是去学了计算机。   时常想起当年的时光,多么无忧无虑的一段日子,可惜不会再有了。要是能过两个童年,会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呀。不过也许正因为只有一次,才能显出她的可贵吧。唉,想起来这么多年书,还是幼儿园比较好混呀~

Posted in 心情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