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

(本文是连载《那些草儿–我们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查看其它文章,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403094445#serial_53a185ad050002b8)

Let’s have a game

 

电脑游戏,似乎是如今大学里面永盛不衰的话题。你可能没有女朋友的陪伴,但游戏永远可以在你想要的时候陪伴在你身边;你可能在繁重的课程中找不到任何乐趣,但成千上万种游戏中你总可以找到让你眼睛一亮的作品;你可能经常为各种烦恼所困扰,但游戏可以给你放松,让你暂时忘却了自己。

对于刚进入大学的我们来说,不用再像高中一样偷偷摸摸去网吧,再加上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自然把大部分的课余时间花在了游戏上面。特别是在周末,去网吧占上一台机器应该是最幸运的一件事情了。

那个时候,还是星际争霸和反恐精英大行其道的时候,而我的最爱是从中学一直玩上来的星际。可惜在自己班上没有FANS,好在旁边的三班找到了对手——植子。嘻嘻,说他是对手可能是比较抬高我自己了,因为我和他较量,十局里面可以赢一局就不错了。这东北来的家伙,身高近一米九,但最瘦的时候曾经达到过12×的重量级。不过别看他瘦得和根柴火似的,玩游戏可是一把好手,什么游戏上手就玩,星际争霸更是玩得熟透,比我要早入门好几年。于是,每次和他出去较量(用他的话说是“蹂躏”[连载]那些草儿 <wbr>之 <wbr>Let’s <wbr>have <wbr>a <wbr>game<附图>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种族都不用选,随机都可以把我干了。不过对于我来说,什么都怕,就是不怕输。而且自己毕竟少玩那么久,输是正常的,反而偶尔赢一局可以让我高兴半天——传说中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大概就是这个境界吧。

后来寝室大家自己都有了电脑,自然不用去网吧了,于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候就是寝室之间连上局域网玩“反恐”了。可以这么说,如果一个男生上大学没有玩过反恐,那么他的大学就是不完整的,就像是一个80年代出生但没有去过街机厅、看过《圣斗士》的人童年就是空白了一块(很不幸,我们寝室的查尔顿自称就是这样,于是我们一直认定他没有童年)。

在“反恐”中,我们学会的最多的就是专注:随时会有不知从哪个方向飞来的子弹让你顷刻间倒在血泊中。当你正在庆幸你发现了对手的踪迹时,他的子弹可能已经射入了你的胸腔。在“反恐”中,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在任何时候都高度集中你的精力,因为仅仅是0.1秒就足以决定你的生死。

当然,也会有因为过度专注而发生一点“小插曲”的时候。在一次游戏中,我们规定了不可以投掷手雷,可旁边寝室的勰还是开玩笑似地扔了几个过来。这几下可把杉子炸得够呛,已经杀红了眼的杉子,恼羞成怒,抓起地上的鞋子,大喊着×××就冲向对方的寝室,上演了一起“由于反恐引发的血案”。呵呵,当然,说血案是严重了,他马上被同学拉了回来,消消气就OK了。后来,我们一致认为杉子的做法还是很有道理的,毕竟比起在游戏中挨一百颗雷,也没有在现实中给对方一扔鞋子实在。只是这种方法在对外时比较好,在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是时,还是要保持克制为好。

 

过了一段时间,我自己也开始发现花在游戏上的时间过于多了,但游戏的那种吸引力却总是难以抗拒。于是,在和同学一个稍带点玩笑的打赌后,从大二的第下学期开始的两年内,游戏退出了我的电脑硬盘——我将系统中所有的游戏全部删除,包括Windows自带的“扫雷”。没有了游戏的电脑,让我可以把自己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专业上,同时也让我想玩游戏时把目光投向了别人的电脑。

从大三开始,“拳皇”(King of Fighters)流行了起来。这款曾经风弥于大街小巷的街机厅的游戏,也许是怀念曾经在老师的家长的严密监督的艰苦环境下在街机厅奋斗的日子(我想大部分的父母和老师都将街机厅都视为邪恶之地吧),一时间又在我们的电脑上流行起来。由于是两个人在同一台电脑上玩,所以没有电脑的我在空闲时也可以在别人的电脑上“爽”上一把。

两个人一对一的决斗,就算只是在电脑上,竞争的压力也会把你的神经拉得和一根弦一样。你会为放出一个绝美惊艳的绝招而高兴得狂吼“YES!YES!YES!”,也会为自己的一点点失误而失声惨叫(当然,这种声音经常是同时发出的)。人的情感波动,仿佛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了。喜欢那种放纵的感觉,你可以尽情地叫喊,就算是在游戏中输了,郁闷之时,也可以照着坐在旁边的对手狠狠来上两拳,算是报仇了——这时候,赢的一方通常还沉醉在胜利的喜悦中,根本不会在意自己挨打了。

 

如今,硬盘也换成大号的,不必再为了装一个游戏而四处腾空间,最新、最好的游戏装了一大堆,却再也感受不到曾经的那种乐趣了。“拳皇”依然在硬盘中静静地躺着,里面的人物没有变过,却已经许久没有再去动过,只是因为键盘的另一边少坐了一个“对手”。

 


 曾经熟悉的画面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

 

曾经专注的面孔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

 

曾经熟练地挥舞着的手指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TITLE=”[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附图>”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故事 Story.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Responses to [连载]那些草儿 之 Let’s have a game

  1. BOBO says:

    照片里不是那次少爷蹂躏koby的经典镜头吗~~~~
    您老人家那点能耐也就跟华君对付对付
    加油吧
    用拳皇蹂躏你之
    ANYTIME,ANYWHERE

  2. oju says:

    哇哈哈哈.kof….
    班上爱玩的人都被我蹂躏过,不过好像没蹂躏过甲子

  3. oju says:

    BOBO 我都不爱跟你玩…丢不起那人…

  4. MM says:

    真正想不到,游戏能让人如此入迷!居然到了“如果一个男生上大学没有玩过反恐,那么他的大学就是不完整的”这样 的地步。有点耸人听闻吧?是不?是吗?

  5. 甲子 says:

    TO BOBO:
    就你那样,还敢说蹂躏我?呵呵,你Y还是省省吧。下次再来,我没有把你一挑三都不算我赢。

    只是看到社长光临,真是稀客。不过你说的太对了,象你那样的就不要和BOBO这种级别的菜鸟玩了,有损你的英名。

    哈哈,至于楼上MM的疑问,有人回答吗?楼下的?

  6. 不疼 says:

    确切的回答是CS我TM现在有时间还在玩

  7. 甲子 says:

    呵呵,你玩的1.5还是1.6呀?我的CS是不行了,太久没玩,估计尽会被人蹂躏了。
    现在有时间玩玩魔兽,玩DOTA的图,比3C有意思……

  8. MAMA says:

    最新消息:杨轶的求学历程:国内大学四年(学士)–英国留学两年(硕士)–美国留学三年(博士)

  9. 甲子 says:

    他已经拿到签证了?

  10. MAMA says:

    还没有,他还要去北京签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